伯恩茅斯俱乐部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英国伯恩茅斯大学好吗:加速世界 第二十四卷 第五章

    春雪將加速研究會所做的諸多事情對瀨利進行了說明,瀨利回到了自己的五樓公寓,不到十五分鐘就再次來到了室外。

    運動服換成了富有朝氣的亞麻襯衫與灰夾克,背著帆布背包。對等在公園門口說了句‘走了’,便大步朝街上走去。春雪匆忙追趕,保持和她并排前行。

    一邊跟著邁著大步的瀨利,春雪小聲問道。

    “那……那個,真的可以嗎?我是不勝感激……不過路還是蠻遠的,剛才的公園也是……”

    話音未落,就感受到資深加速鏈接者的視線刺向自己。

    “有田君,你莫非以為短短一兩個月的修行就能學會歐米伽流的真諦嗎?”

    “咦???不……不是,從沒這么想過,只不過,感覺即使沒能修煉到極點,只是學會適用于因蒂的方法就……”

    “太天真了,比印式甜乳蛋還要甜(天真)!那個球的內部,有著比石頭還硬的核心啊,臨陣磨槍的技術連半毫米都切不開好吧”

    “……印式甜乳蛋是什么?”

    姑且問了一個自己比較在意的事,瀨利哼了一聲

    “過幾天請你吃。比起這個,乘東西線比較好吧”

    “啊,好的。因為終點站在中野所以可以換成JR,在高元寺下車的話……不過,一站路的話走過去也可以……”

    “那就這樣吧”

    坦然回答的瀨利,以完全感覺不到社團活動疲勞的步伐繼續往前走。到了神田川,沿著河邊散步的過道朝東走。按照這樣走下去的話沒多久就能到高田野馬場。

    正如瀨利所說的那樣,要想在無限制中立戰場長期潛入的話,就不能在公園的長椅上進行。在那里過三十天的話現實世界大概要過四十三分鐘,但是,就算這樣——

    “……那個,瀨利小姐……啊不對,師范,沒問題嗎”

    “什么?”

    “這,這個嘛,我和師范也算是初次見面,剛才的搭話方式連我自己都覺得太奇怪了,突然去我這樣的人家里,不是很不安嗎……”(我怎么沒見你問過其她女生……)

    做好了挨罵的覺悟,但瀨利只是一瞬間‘啊……’了一聲

    “……嘛,平常來說或許是這樣。事先說清楚,我也是第一次去男孩子家里哦?”

    “是,是這樣嗎?”

    “不過,我完全沒有和有田君初次見面的感覺。在BB里也是在你和glacier behemoth對戰的時候接觸的,以現實世界來說……嗯,大概兩天前吧?”

    “是,是的”

    “……但是,第一次感知到你的存在,是你和五代戰斗的時候。即使按照現實時間,也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吧”

    “五代……?”

    這一次輪到春雪愣住了。剛想問什么五代的時候忽然反應過來。一定是……第五代災禍之鎧,cherry rook。通過他的知覺,瀨利第一次感知到了sliver crow的存在。

    沒錯。鈴川瀨利,既是centaruea sentry,又是第三代災禍之鎧。也就是說瀨利是否與成人cherry rook以及第四代有關系呢?

    看著瀨利清秀的側顏,春雪剛想開口。

    不過瀨利似乎察覺到他想問什么,微微舉起右手低聲說道

    “那種事以后再說吧。路上說這些太沉重了?!?br />
    “……好?!?br />
    點點頭,無言地繼續走路。

    回過神來,西邊的天空只剩下少許晚紅,過道兩旁的路燈也亮了起來。氣溫逐漸下降,吹拂水面的風為曬得焦熱的皮膚帶來一絲涼意。搭載著幼兒專座的自行車,內置音響的聲音追趕著兩人。

    “師范……sentry小姐在主可視化處理器里,一直是一個人嗎?”

    對于春雪提出的另一個疑問,瀨利稍加思考,不知為何伸出右手敲了一下春雪的腦門。

    “那就要看一個人這個詞的定義了。總不能在黑暗中孤身一人度過幾千年吧。要是那樣不到十年光量子回路中的靈魂就要崩潰了。我基本上是一直在沉睡的感覺,偶爾在短時間內醒過來,想點這樣那樣的事?!?br />
    “這樣那樣……?”

    “brain burst的事情,自己的事情,還有……讓某個雛鳥從頭開始修習的事情?!?br />
    雛鳥很明顯指的是自己,因此春雪反射性的縮了縮脖子

    “這,這樣啊……”

    “所以說,能實現愿望的話,我也是十分高興的喲。在外面過夜,沒什么大不了的?!?br />
    以戲弄般的口吻,瀨利露出了惡作劇般的微笑繼續說道

    “我對家里人說睡在志村的家里,如果暴露的話,你也要一起道歉哦”

    “好,好的……不對,不行不行不行!這也太胡扯了吧!”

    慌忙揮舞雙手,瀨利大笑起來,朝著前方的東西線高田馬場入口走去。

    ……

    當兩人走出中野的車站到了春雪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天空已經暗了下來,不過母親要明早才能回來,所以不用找任何借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春雪一邊想著一邊和瀨利一起乘上電梯,上了二十三樓。

    走過公共走廊,剛想解開自家的電子鎖——

    “誒……???”

    伸向全息面板的手反射性地縮了回來。

    “怎么了?”

    對于一臉驚訝的瀨利,春雪小聲解釋道

    “那個……安全模式顯示的是在家魔獸……”

    “誒?你母親,不是要早上才能回來嗎?”

    “應該是那樣沒錯啊……”

    慌慌張張查看了下郵件,但并沒有收到母親臨時變更計劃的通知。雖然基本都是早晨揮劍,但因為有著一絲不茍的性格,因此很難想象他會什么也不通知就直接回家——不過除此以外,也想不到別的可能了。

    “……怎,怎么辦啊”

    “你問問我也不知道啊。就只能說跟學校朋友一起做作業了咯”

    “但,但是……師范,怎么看都不像初二……”

    “長得老還真是對不起了?!?br />
    瀨利一臉不滿地撇著嘴,夸張地聳了聳肩

    “那就隨你怎么說吧”

    “不,不是,這個就有點……”

    一邊瘋搖著頭,一邊拼命尋找補救措施。如果母親已經回家的話,怎么也不可能讓瀨利在這里過夜的。最多待到晚上十點就睡極限了吧,也就是說還有三小時。在此期間,如果一直潛入的話,在無限制中立戰場的時間是一百二十五天……大概是四個月。但愿能在這個時間內結束就行,這樣想著。

    “……學校的前輩來看看怎么樣”

    春雪這樣說后,瀨利臉上露出了有趣的表情。

    “明白了。是叫梅鄉……中學吧?”

    “是的,我會進行說明的,瀨利小姐就盡可能不要說話……”

    “好好好”

    “那么,進去吧”

    再磨蹭下去只會減少修行時間。春雪下定決心觸摸全息屏,解鎖。

    隨著開鎖的音效,推開把手。

    玄關雖然很暗,但走廊深處的客廳方格玻璃窗卻透出了光亮。果然是母親提早半天回來了吧,事到如今到底怎么回事已經不重要了。春雪一邊帶路,一邊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什么聲音也沒有……估計是躺在沙發上喝醉了吧

    ——就這樣把!

    春雪轉動把手,就這樣打開了門。

    的時候。

    “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傳過來好多人的喊聲,讓春雪瞠目結舌地愣在那里。

    好多人!

    餐桌旁,沙發周圍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朝著春雪露出了溫暖的笑容。當然,沒一張臉是陌生的。黑雪姬,千百合,拓武,楓子,謠,晶,仁子,帕德姐,綸,志帆子,圣實,結芽,還有累。黑暗星云的全員,幾乎都在。

    春雪還沒反應過來,噗噗噗噗噗!彩色的紙片從天花板飄了下來,南面的窗戶上垂下了巨大的橫幅。上書曰【慶賀吧!擔任總攻擊隊長,他的名字就是sliver crow,現在正是大·大·大歡送之時!】。當然,上述都是由AR影像構成的,不過堆滿餐桌的佳肴倒都是真實的。

    ……一如既往的,女子率真高啊——

    反復思考后,春雪總算開口道

    “那,那個,這個,到底是……”

    但是,

    “太慢了??!”

    被千百合的叫聲蓋住。青梅竹馬嘟著嘴,雙手叉腰追問道

    “小春,會議五點就結束了吧?聽楓子姐姐說你在早稻田附近下車了,到底去哪里了?我們這邊可是都把鞋子藏起來等著你??!”

    “那個,就是……不對比起這個,先解釋一下這是什么!”

    “看那個橫幅就知道答案了吧!白天和黑雪姬前輩偶遇時想到的,想著得給作戰中擔任前鋒的小春一點鼓勵!順帶一提,我們可是得到了你母親的許可哦!”

    “什,什么時候……?!Ω的闃勒餳侶??”

    注意到視線投向這邊,兩小時前剛在甘泉園公園道別的楓子露出了苦笑

    “看起來,我也被蒙在鼓里呢。如果提前知道的話,就不會讓鴉先生繞遠路了?!?br />
    “抱歉吶楓子,畢竟要防止情報泄露啊”

    黑雪姬解釋道,楓子抿了抿嘴唇。

    “我呀,可不是那種將想什么寫在臉上的人哦”

    兩人的交談,被仁子大聲喝斷

    “比起這個,還是趕緊開始吧!我肚子都餓得咕咕叫了!”

    “同意!”

    志帆子說道,一邊小跑來到春雪面前。

    “過來吧,烏鴉君!再不快點菜都涼了!”

    剛要拉住客廳門口春雪的右手,卻突然瞪大了雙眼

    “啊嘞……烏鴉君,那個人是誰?”

    被問到之后,春雪才想起來鈴川瀨利還依然在身后等著,于是慌慌張張地往邊上一閃催促瀨利進來,雖然全員的視線都集中到瀨利一個人身上但她絲毫沒有膽怯的樣子。

    對于露出微妙表情的伙伴們,春雪半機械般的介紹道

    “那個,這位是,鈴川瀨利小姐……假想體名字是centaurea sentry”

    聽到這番話,小盒子組還有綸,累,小千等入坑比較晚的新手都露出‘是誰啊’一樣的表情,不過資深超頻鏈接者的反應就不一樣了。

    現實黑雪姬踏出一步,

    “————【劍鬼】??!”

    喊了出來,從邊上飛出的楓子也,

    “————【阿修羅】??!”

    如此叫道,兩人邊上站著的晶,

    “————【歐米伽武器】!”

    說道,就連謠的神情,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嚴厲。

    對于春雪來說,最后兩個稱呼是第一次聽說,不過也好像在哪里聽到過……思考了許久,終于明白了黑雪姬她們會有如此反應的理由。

    Centaurea sentry,是加速世界初期威震四方的劍豪。當然,也曾與黑雪姬還有楓子戰斗過。而且sentry也曾是第三代災禍之鎧,在藍之王blue knight的討伐下從加速世界退場。如果那樣的對方以真身露面的話,還是提高警戒為好。

    “哎,那個,這個!”

    對于陷入恐慌的春雪,瀨利將手搭在春雪的右肩上,向前走了一步。

    “甚是怪哉,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總感覺在哪里見過”

    不知為何用起了sentry的語氣,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用手指著楓子

    “汝為【超空流星】,邊上的即【純水無色】,【緋色彈頭】……”

    相繼指著晶與謠,接著,轉向了黑雪姬那邊——

    “汝為【絕對切斷】吧。沒想到會像這樣與曾經的好敵手見面?!久艽嬖凇堪傘Ω貌皇悄潛叩納僖傘?br />
    被點名的拓武無言地搖了搖頭,瀨利聳聳肩繼續說道

    “甚是遺憾,還以為能來一場時隔四年的決戰呢”

    即使聽到這樣狂妄的臺詞,黑雪姬等人也沒做任何反駁,簡直就像看到了幽靈一般……不對,實際上就是這種感覺吧。

    取而代之發話的是,與sentry活躍時期幾乎沒有重疊的仁子

    “喂,喂,喂喂喂!”

    雙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里,如同挑釁般標準不良姿態走上前。

    “雖然不知道是sentry還是country,但請不要不請自來好不”

    “汝為和人?”

    即使瀨利是在場個子最高的人,仁子都保持著前傾的姿勢自報家門

    “第二代紅之王,scarlet rain! 要是想對戰的話我做你的對手,放馬過來??!”

    “等,等等等等,仁子……”

    以sentry的性格說不好真就打起來了,春雪心急如焚,不過瀨利只是露出了游刃有余的微笑。

    “原來如此,汝就是rider的繼承人嗎?雖然很想教育教育你,不過難得的宴會就不糟蹋了?!?br />
    “你說什么???你覺得我會輸???”

    “算,算了算了算了”

    春雪拼命擠如兩人中間,用胳膊將立刻從瀨利那邊拉了出來。

    “喂,你,干啥呢!”

    將拼命掙扎的仁子拖到帕德邊上——

    “……雖然難以置信,但你毫無疑問就是sentry”

    用嘶啞的聲音說出這句話的黑雪姬,用手指并齊的右手揮向瀨利

    “雖然想問的事情能堆成山,不過在這之前,為什么會和春雪君……sliver crow在一起?!”

    “那還用問”

    像是對黑雪姬的斬擊進行還擊一般甩出左手,瀨利回答道

    “吾即為crow之師范,crow為吾之弟子也”

    五分鐘后。

    春雪在飯桌的一角吃著炸雞,坐在右前方的拓武用意味深長的語氣問道

    “小春……你是怎么和那個人搭上關系的?”

    “我,我也沒打算那樣啊……”

    一邊大口大口吃著,一邊換個語氣繼續說

    “對了,恭喜你晉級關東大會。其實比起我的壯行會,更應該為你慶功的……”

    “嘛,雖然在半決賽輸了就是了。等我在關東獲勝之后,堂堂正正地慶賀吧?!?br />
    “嗯,我很期待啊。到時候一起去給你加油啊”

    “多謝,要是到時候什么都能解決就好了……”

    這樣想著的拓武看向沙發,春雪也轉過身

    三人并排在沙發上坐著的楓子,黑雪姬以及瀨利,不知為何全都吃起了太卷壽司。在同一時間吃完后,同時喝了口涼茶,同時吐了口氣。

    “十分美味的太卷呢,是你做的嗎?”

    沒有用古風語氣說話的瀨利,向正坐在地毯上的謠搭話道,春雪視野內的對話框也顯示出回復。

    “UI> 是的,奶奶也幫了忙?!?br />
    “原來如此。在加速世界就覺得是個堅強的孩子,看來現實當中也是這樣呢。如果想成為我弟子的話,隨時歡迎”

    在一副啞然樣子的謠剛想打出什么之前,楓子露出了微笑

    “打飛你哦?”

    “啊啦,我記得贏的次數是我比較多吧?”

    ——誒,真的 ?sentry師范,居然勝過了raker師傅???

    大吃一驚的不只有春雪,寬敞的客廳里充滿了窸窸窣窣的討論聲。楓子保持著真空破raker式微笑,用尖銳的語氣回答道

    “那是你贏了之后就逃之夭夭了吧?如果高興的話現在就能把比分反超哦?”

    “我覺得這只會拉大差距”

    坐在沙發左右的兩人,打起了超低溫冷戰。但是在兩股狂風即將沖突之前,坐在中間的黑雪姬抬起手,摁倒瀨利和楓子的肩上

    “好了,到此為止!你們兩個,到壯行會結束之前要是不能乖乖聽話的話,就處以不準吃甜點之刑!”

    話音未落,楓子她們就若無其事地收回了斗氣。就算是加速世界中的佼佼者,在現實世界里也是逃不過甜點誘惑的女孩子嗎……思考再三,感覺兩人絕對不是什么容易看透的人。

    正如黑雪姬所說的那樣,默默祈禱,至少在派對結束之前,不要再發生什么事了。

    “crow……有田君”

    聽到拓武邊上的小田切累喊自己,春雪轉過身。穿著T恤和牛仔褲,毫不在意的累,壓低聲音問道。

    “你要成為那個叫【劍鬼】的人的弟子也就是說,以后就是以持劍格斗為目標了?”

    “啊……啊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春雪反射性地回答后,又反應過來這樣說似乎有損??兔囊饉?,回頭瞥了瞥拓武。就像在說你太好猜了一樣,拓武會以苦笑。

    再次回過頭,春雪繼續解釋道

    “嗯,之所以在升級的時候選擇了劍,只是想增加一點自己能做的事……那個,就算自己再怎么變強,但也必須和各式各樣的人組隊,集體作戰的時候,想著戰斗方式越多越好之類的……”

    這應該是毫無虛偽的真心話——應該吧。

    但是昨晚,春雪向黑雪姬說出了另一個理由?!玖餃碩嫉醬鍥嘸兜氖焙?,再一次盡全力對戰】與拓武如此約定過,用劍戰斗。對此黑雪姬給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之所以會將與拓武的比賽局限在用劍,難道不是在心底里認為無論怎么打自己都會贏嗎?

    并不是這樣。拓武——cyan pile有著靈活變換的致命必殺技,發動了心意技【蒼刃?!康耐匚?,有著將劍用到極致的自信。正因如此才更想用劍決斗。不是躲避拓武的斬殺,而是從正面堂堂正正地挑戰……這樣的戰斗。

    春雪還沒有將自己的心意告訴拓武。在此之前,自己必須成為得到拓武認可的劍士。

    一瞬間閃過的念頭,接著耳朵傳來累的聲音

    “原來如此……在組隊戰與團戰中,能力的協同效果是至關重要的。戰斗方式的范圍越廣,就能構成更多的配合。不過……這樣沒關系嗎?是不是學的太雜了?”

    并非開玩笑而是真的在擔心,春雪認真思考了一會兒才回答道

    “……是的,說實話,我自己也有這么想過。實際上,最近都沒怎么進行格斗修習了……雖說這樣,升級獎勵也不能返還,現在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不知是消極還是積極的回答,對此累和拓武相視苦笑了起來。接著,坐在累旁邊吃著飯團和炸雞塊的晶,以低聲但卻又能讓所有人都聽到的聲音說道

    “在brain burst里,學的太多并不是壞事”

    “誒……是,是這樣嗎?”

    “現實世界中學力有限的原因是,時間太短無法深入研究各種道路。不過,在加速世界里,是有無限的時間”

    “……嘛,確實可以這么說……”

    春雪翻了翻白眼,吃完飯團的晶,將架著紅框眼鏡的視線轉向沙發。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認為春雪君作為弟子也不是壞事。只不過……【歐米伽武器】是危險的存在。不要太過拖延,這點千萬要注意”

    對于晶的低語,最先發出回應的是在桌子對面小盒子組的三登圣石。

    “晶小姐,那個歐米伽武器的外號是什么意思?”

    “遇見即死”

    “……?”

    坐在圣實兩側的志帆子和結芽,也沒有明白是什么意思般同時歪著腦袋。春雪也不怎么明白,大概是被亂入之后就團滅的意思吧。連鋼鐵都能輕松切開的【歐米伽流】要如何應對,就連身為門徒的春雪也一時間想不出來。總不能是一昧地拉開距離進行遠程攻擊……這種無腦的策略應該不適用吧。

    不,黑之王那雙無法防御的【終結之?!懇彩僑绱稅?。那么是否能用相同的方法來應對呢。交戰的時候將對手的攻擊拖入圓周運動進行控制的【柔法】和就算是圓周運動也能看到【極小】的歐米伽流,哪邊更厲害些呢。

    右手拿著雞骨頭沉思的春雪,耳朵里傳來了晶更小的聲音。

    “……比起這個,居然沒有全損確實挺讓人吃驚的。是至今為止都隱居起來了嗎”

    “誒?是誰?”

    對于春雪的反問,晶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還用問嗎??隙ㄊ荢entry咯”

    “……”

    愣了一會兒才發現,在這間屋子里的老超頻鏈接者都以為,在三年半之前與藍之王blue knight決斗時,sentry實際上沒有全損。當然,全損后還能回到加速世界,除非親眼所見之外春雪根本不會相信。

    瀨利到底打算如何說明這一點,再一次將視線投向客廳,但當事人正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吃著煙熏三文魚的法國土司。雖然是預想之外的破綻,但卻絲毫沒有慌亂。

    坐在沙發對面靠墊上的仁子,帕德,綸,還有千百合正討論著放在茶幾上的各種料理。我也好想吃吐司啊……春雪如此想著,但也沒有膽量加入那個區域。

    總之,既然瀨利選擇隱瞞情況,那么春雪就不能回答晶等人的疑問,無意中轉換了話題。

    “那個……鏡頭的料理,是大家帶來的嗎?”

    于是,并不是晶而是志帆子回答道

    “沒錯哦!bell醬……千百合醬在四點的時候發來消息,說六點要開壯行會就在高元寺站集合,寫著帶點菜來歡迎,所以就匆匆忙忙地做了哦”

    “啊,這個卡津雞,是巧可做的嗎?”

    “嗯,味道如何?”

    “好,好吃極了,太厲害了。沒想到除了甜點以外還能做出這么好吃的東西”

    “哎嘿嘿,稍微找媽媽幫了一下忙”

    志帆子有點害羞地笑道,一旁的結芽突然把墨西哥烤肉卷塞進了她口中

    “嗚哇,嗚哇哇哇!”

    “好了好了,禁止創造兩人世界哦”

    才沒有那種事!春雪剛想叫道,圣實笑了起來

    “bell發來郵件后,志帆就給我發了消息。說特別想去所以叫我和結芽都一點要來!這樣寫著”

    “嗚哇咔”

    嘴里塞滿雞肉卷的志帆子,滿臉通紅地捂住圣實的嘴巴??吹秸夥【暗睦?,露出了一般驚訝一般和藹的表情開口道

    “雖然不改由我來說,不改沒想到兩小時前聯絡,進入還能來那么多人。Pile你不是有社團活動嗎?”

    被問到的拓武搖搖頭

    “不,昨天大賽結束,今天是休息日。從明天開始就又要繼續練習了”

    “啊啦,那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啊。五點的因蒂攻略戰,能參加嗎?”

    “當然了,我也有力所能及的事”

    一聽到拓武的回答,春雪不由自主地插入了對話

    “對不起啊拓武,我本來是想把閃耀之刃給你,由你來擔任前鋒的……”

    “喂喂,你這是什么話啊”

    眼鏡底下瞪大眼睛的拓武,伸出左手拍了拍春雪的右肩

    “小春你也應該知道借來的強化外裝不是一天半會兒就能熟練使用的吧??鑾?,這次是五大軍團聯合作戰,肯定有比我強得多的劍使。在技術上我還離鈷錳小姐和decurion現實差得遠呢”

    “不,單純從劍技上來看的話就……”

    拓武比他們更強,春雪將這句話又咽了回去。Cyan pile的蒼刃劍是心意技,因此無法在通常對戰中使用。只要pile沒有獲得新的劍型強化外裝,就不能與鈷錳以及其他劍士比較劍技。

    “我的假想體也不是劍士型的……也曾對此感到不舒服,但最近愈發覺得這同樣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應該更看重自身的假想體……你說是吧?”

    “是的”

    做出簡潔回答的是晶,恐怕是在這個屋子里所有超頻鏈接者中,擁有最奇特假想體的她,喝了口冰水后繼續說道

    “【同水平同潛力原則】說到底也只是假想體的面板數據,與超頻鏈接者的個人能力,性格,趣味,愛好之間有多大聯系,還有能力以及必殺技的靈活使用,單純的外表帥都是有差異的。但是如果一昧地對此感到不滿,就連自身都會變得渾濁。羨慕他人,憎恨別的時候,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心意的黑暗 所束縛了”

    “聽起來好刺耳”

    累,一副痛苦的表情嘟囔道

    “曾經的我認為,這種差異正是brain burst這個游戲致命的缺陷。ISS插件彌補了這一差距,讓游戲……這個世界變的更加公平——但是,完全平衡的世界是危險的。如果能將人與人的差異認為是個性的話,假想體總有一天會回應的。如果能更早的注意到這點,就不會讓那么多超頻鏈接者受苦了……”

    突然意識到,客廳里的另外八個人也都閉上了嘴,將視線轉向了餐廳的春雪等人。罕見地穿著短裙的綸從靠墊上站起來,握緊雙拳身體前傾說道

    “哥哥……ash roller說她,并不……恨你!”

    類似的話,綸在兩天前的星期六也說過。為了加入黑暗星云而來到了有田家,對著讓許多超頻鏈接者寄生ISS套件的累,【被結束的事情forever束縛住才是nothing!】這樣用ash語說道。而這次則是用自己的話,綸對著累說道

    “magenta小姐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avocado和其他超頻鏈接者而努力的,這里的所有人都很……清楚。應該承擔責任的,是制作了插件的,加速研究會。我也好哥哥也好,都喜歡平平常常的對戰……想著早點,和magenta進行通常對戰,無論是勝利后的喜悅,亦或是輸掉的后悔……這樣的。所以……所以……”

    身為【上輩】的楓子,溫柔地將手搭在一言不發的綸的肩上。

    “沒錯。得盡快把加速研究會還有black vise,順便還有白之王一起打飛,讓大家享受通常對戰帶來的樂趣吧?!9?,可以認為,你也是為此而來的吧?”

    被楓子叫道外號的瀨利,冷靜地回答道

    “嘛,我和cosmos也有點私人恩怨就是了”

    誒……是這樣嗎?

    春雪沒敢問,抬起頭凝視著瀨利。雖然一瞬間兩人時間交錯,但春雪沒能理解其中的含義。是和楓子一樣指的是對戰的勝負,還是有更深刻的原因呢?

    打破充滿疑慮的沉默的,是仁子可愛的聲音

    “料理,基本上吃完啦!差不多該到甜點時間了!”

    “等一下!”

    如此回應的千百合,啪嗒啪嗒的拍著手

    “那么,先把空盤子,收起來吧”

    一邊穿上圍裙一邊走向廚房的青梅竹馬,春雪跟了過去

    “哦,那我也來幫忙洗東西”

    “今天是小春的壯行會把,你就在那邊乖乖坐著就好了!”

    千百合如此說的同時,后方的拓武從后面拽住了春雪的肩膀

    “就是說,今天的主人公是你才對吧”

    被不留破綻地拉著只能從命了。來到黑雪姬等人坐著的沙發,坐了下來。

    該說不愧是女子率超過八成,后續工作異常的順利。清理殘留物的工作,收拾餐具的工作,洗衣服的工作都有效地進行了分配,進行的井然有序。廚房里也有內置餐具式洗碗機,不過對于受過百惠阿姨訓練過的千百合來說還是手洗更方便些。

    最后,晶負責擦餐桌,志帆子將茶幾清理的干干凈凈,宴會的殘余垃圾逐漸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對于女生們來說,這之后才是真正的開始。

    從冰箱里拿出巨大的蛋糕。帕德姐將它放到了餐桌上,受到了熱烈的關注。邊上的仁子,得意地挺起了胸膛。

    “我和帕德的慰問品,是這些patiie La Plage的蛋糕哦!”

    哦!——所有人一齊拍手

    “不過,是賣不出去的殘次品哦!”

    雖然都全員都愣了一下。不過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仁子的笑話罷了,名店patiie La的蛋糕從來沒有賣不出去過。

    圍著桌子的十五個人面前,擺著新的碟子與叉子,是時候將盒子的封印解開了??醇錈嫖逖樟牡案?,許多成員不禁發出歡呼聲。水果蛋糕,芝士蛋糕,栗子蛋糕,千層派,各種特制蛋糕……不過一個巧克力蛋糕也沒有,這應該是為巧克力過敏的志帆子著想吧。

    每一個看上去都很好吃,但最耀眼奪目的還是那個由三顆大大的草莓點綴的,

    的招牌——【草莓迷宮】。因為每天三點就賣光了,所以只有一個。春雪仿佛看到了無數的視線,嗶哩嗶哩地火花火花四濺——的情景

    “嗯……那么,就由作為主角的春雪君先選擇怎么樣?”

    對于黑雪姬的提議,大家一同點頭

    “這,這樣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一邊這樣說著,一邊伸出右手。手要是再抬高點可以毫不猶豫地拿到【迷宮】了……一邊這樣考想著,一邊指著涂油藍莓醬的半熟奶酪蛋撻。

    “我,我的話就這個……”

    “K”

    帕德姐用熟練的動作拿出蛋撻,放到春雪面前的碟子上

    “那么,現在起就用這個來決定如何?”

    黑雪姬突然舉起右手,春雪嚇得差點將蛋撻連同盤子一起掀起來。不會是要對戰吧???正在驚慌不已的時候,黑雪姬將舉起的拳頭筆成了剪刀的姿勢

    “沒有異議”

    楓子回答道

    “同上”

    晶也點點頭

    正在大家情緒高漲的時候,瀨利卻輕咳一聲。

    “我不是黑暗星云的成員,也沒有帶料理過來,真的可以參加嗎?”

    “為了這種理由就把你排斥在外,黑暗星云也不是這種吝嗇的軍團吧”

    黑雪姬微微一笑,于是瀨利也舉起了右手。

    “那么,就不客氣了”

    再一次,房間里充滿了寂靜。十四個人的斗氣卷起旋渦,迸出火花。

    “先出拳!”

    隨著黑雪姬伸出的拳頭,高聲喝到。

    “““石頭剪刀布!”””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伯恩茅斯俱乐部

伯恩茅斯俱乐部 www.fzzclr.com.cn  

重要聲明:小說“加速世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www.fzzclr.com.cn
Copyright © 2008-2014 伯恩茅斯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