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恩茅斯俱乐部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伯恩茅斯对热刺预测:我们的重制人生 第四卷 第二章 原来如此

    2018年的一周很快就过去了。

    我理所当然地去公司上班,和家人一起度过每一天。记住了车站周围的景象,也熟悉了下车后的上班路线。

    “恭也君……过来?!?br />
    我顺从地靠向志贵。她自然地伸开双手,将我拥入怀中。

    “啾,啾……嗯……恭也君……”

    “嗯,嗯嗯……”

    但是,一到夜里,我便变得无比地恐惧和不安。

    突然发现了她的秘密。这个打击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烦恼。

    而且,讽刺的是,让我能够安心睡眠的,就是始作俑者的她。

    “恭也君,抱紧我?!?br />
    她在耳边呢喃,甘美的声音。

    我明明夺走了她最重要的东西。

    “嗯……”

    可是,对在这个世界里孤身一人的我而言,她是唯一的救赎,给予我安慰。

    “嗯……恭也君,恭也君……”

    她满怀爱意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志贵……”

    我也珍惜地唤着她的名字。

    这并不是什么淫靡的活动,我们只是相拥在一起罢了。

    可是,我心中的罪恶感依然挥之不去。

    志贵用湿润的眼神问我:

    “那个,今天也……不做吗?”

    嘴巴微微张开,袒露出丰满的胸部,我也很想和她结合在一起。

    可是,我做不到……

    “嗯……这样就好,感觉很温暖?!?br />
    我抚摸着志贵丰腴温柔的后背。指尖传来她身体的热量,抚慰着我的寒冷和悲哀。

    志贵抱着我的头,埋入自己的胸口。

    “嗯……志贵……”

    浴后的甜香和身体的温度浸透我的全身。大脑融化,我一下失去了思考能力。

    “有什么烦恼吗?”

    她温柔地摸着我的头,我多想把一切都告诉她。

    “嗯……工作上的事……”

    我止住了这个想法,说出了一个谎言。

    “这样啊……恭也君一直都很忙啊?!?br />
    这个世界里,工作肯定占用了我大多数的时间吧。有烦恼也是理所当然,这是谎言,可也不是谎言。

    可是,对现在的我而言,有比工作更加深刻的烦恼。

    “别担心了。我会这样一直抱着你的?!?br />
    感受着志贵的抚慰,我不禁发出几声低吟。

    她的温暖和温柔,让一切不安和恐怖都平静了下来。

    我明明没有这样的资格。

    可是我没法拒绝她的温柔。

    “志贵……”

    我不禁开口。

    “嗯……怎么啦?”

    她温柔的声音,沁入我的颅内。

    “那个……”

    我想问她。想问她为什么要放弃画画,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可是,我问不出口。她说自己放弃画画的时候,看上去实在是过于悲伤。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她的那个表情。

    而且,如果原因在我的话,她肯定会避而不谈吧。就算她说这都是自己的责任,我肯定也不会相信吧。

    时间流逝,真相只存在于连接过去与现在的红线中。

    “没事……”

    我将脸深深埋入她的胸口,温柔的触感包裹着罪孽的我。

    “这样啊……”

    她没有追问。

    看上去十分习惯。她或许早已习惯了照顾这个有着难言之隐的卑劣的我。

    我既不知道自己的罪孽,也不知该如何偿还。只是沉醉在她的温柔之中。

    ◇

    我在这个世界迎来了第二个周日。

    “爸爸,陪我玩吧?!?br />
    我躺在客厅里,我的独生女拉着我的衣角催促着我陪她玩耍。里面,志贵哼着歌清洗着餐具。和一周前一样,春夏之交的温暖日常。

    “嗯?呜,让我先睡一下……”

    夜里一直没有睡好,周末也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想起了之前在美少女游戏公司的时候,在周末里一个劲睡觉和打游戏的事。

    可是,我现在却不能那样了。我有了责任,有了要珍惜的人。

    “真希,爸爸很累,不可以任性哦?!?br />
    志贵温柔地提醒真希。感激不尽,我现在完全不想动。

    “哼,真没意思?!?br />
    真??瓷先ズ懿豢?,我本以为她会敲桌子表示不满,结果,她拿起了桌上放着的小熊。

    “呀!”

    像是要发散不满,真希将小熊狠狠扔到了墙上。

    咚,闷闷的声响,小熊撞到墙上,掉到了地上。

    这个瞬间。

    “真希!你这样不行哦!”

    我第一次听到志贵说出这么严厉的话。

    真希(和我)吓了一跳。

    “快,向小熊道歉!”

    志贵捡起掉在地上的小熊,将它递到真希身前,再次严厉地说。

    “对…对不起……”

    真??醋判⌒?,声音颤抖着,乖巧地道歉。

    志贵叹了口气,在真希面前蹲了下来。

    “给你说哦,真希?!?br />
    还是那个一如既往温柔的志贵。

    “不管是小熊还是什么,只要是做出来的东西,里面都住着神哦?!?br />
    “神?”

    真希认真地看向志贵。

    “对啊。神是很珍惜这些东西的。神要是看到真希乱丢东西,会怎么想呢?”

    听了志贵的话,真希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会感到痛,会很难过吧……”

    “是啊。所以必须要温柔对待它们哦。知道了吗?”

    真希用力点了点头。志贵温柔地抚摸着志贵的头。

    (志贵……)

    我眼前的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志贵。在福冈西部长大,和我上同一所大学,和我一起度过了漫长的时间。

    可是,她和大学时候相比,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对作品的敬意和温柔的氛围没变,可是,我能明显看到她心中对某样东西的不舍。

    志贵竟然会放弃画画。

    明明志贵就是为了画画而存在的。

    她以前就是这么说的??墒?,她却抛弃了这样的自己?!耙丫挥邢牖亩髁??!币蛭飧瞿呀舛锌岬睦碛?。

    给了这个不知是现实还是虚幻的世界以现实感的,正是我卑鄙的后果。

    恐怕,不,肯定。她画不出来的理由,便在我的身上。

    可是,我对此无能为力。只能这样陪在放弃了绘画的她的身边。

    要不要再试着画一下,不可能说出口。

    放弃绘画,对她而言恐怕就像是割裂自己一样痛苦吧。

    这里,有着温暖的日常。

    但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我们。

    这肯定……

    ◇

    “早,桥场?!?br />
    周一早上。我出地铁站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我。

    “河濑川,早?!?br />
    身旁,是身穿工装的河濑川。

    从头到脚,都收拾得十分整洁。之前她就是个注重仪表的女孩,看来踏入社会后,她的这一点也变得更加明显了。

    “今天倒是正常时间上班啊?!?br />
    “你说什么呢?”

    河濑川摇了摇头。

    “昨天一直干到深夜,只是回去换身衣服洗了个澡罢了。只是恰巧到了上班的时间而已?!?br />
    “这样啊……辛苦你了?!?br />
    公司附近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洗浴中心,附近的业界工作者们基本都受过它的照顾。

    进入开发的繁忙期以来,河濑川就变成了它的???。深夜的时候时时能看到河濑川浴后慵懒的模样,要是被她知道的话肯定会生气吧。

    总之,她现在情况十分紧急。

    ……想想也是,她怎么会有时间回家呢?是我考虑不足。

    “不,不过久违地回家泡了个澡,肯定也轻松一些了吧?!?br />
    “是啊。之前一直想在家里泡泡澡,可是太晚的话会吵到邻居,相比之下洗浴中心就轻松多了。要是没有岩盘浴、按摩和皮肤保养的话,我可能都不习惯了?!?br />
    看来河濑川很中意洗浴中心啊。

    确实,要是去那么频繁的话,肯定会知道它的许多优点的。

    “那里那么好啊?!?br />
    “说起来,你没怎么去过啊。很棒的哦。休闲区设施很丰富,最棒的还是里面的饭店,1000元的套餐里有炸鸡、毛豆还有啤酒……”

    或许是因为自己刚才太激动而感到害羞,河濑川刻意地清了清嗓子。

    “那种事无所谓啦!”

    说着,她瞪了我一眼。

    “你就好了,企划刚刚开始,还没到累的时候?!?br />
    如她所说,我们的团队现在还处在比较悠闲的时期。

    “嗯,所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都会帮忙的,也会陪你商量的?!?br />
    “……你虽然这么说,可基本上不都不陪我说话吗?之前周日那种事,真的是好久没有过了?!?br />
    河濑川看上去竟然有些赌气。

    要是以前的话,她会更强势地骂我“你这个大骗子!”吧。

    现在的河濑川看上去弱势了许多,只是普通地回复罢了。

    “说,说的是啊……对不起?!?br />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之前是如何相处的,可是在公司内似乎是有些疏远,并不是十分亲密的关系。

    “忘记不邀请我一起吃午餐,虽然我也能理解你有夫人做的便当所以不好邀请我啦?!?br />
    “对,对不起?!?br />
    确实,带便当的人基本上都会和同样带便当的人一起吃饭。

    可是,毕竟我也是有妇之夫了,河濑川又是我过去的密友,也难免会下意识减少和她的接触了。

    我也清楚,这多少有些意识过剩了。

    “那这几天我们一起谈谈吧?好吗?”

    “谢谢,我很开心?!?br />
    果然,河濑川也和以前的她不同了。

    ◇

    我们公司每周一都会有例行会议。在六人用的小会议室“夏威夷”里,我们桥场组聚在了一起。

    “大家早。那我们开始吧?!?br />
    副组长岸田挨个指名各个组员,让他们发表本周的工作预定。

    桥长租现在正在做本年末发布的新作准备工作?;勾υ诩脊阋娴慕锥?,大家看上去也比较轻松。

    本新作使用了许多有名的画师,当然也花费了大量预算。当然,我对这个企划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真是个盛大的企划啊?!?br />
    我对岸田说。

    “是的,这都是因为桥场先生的调节能力?!?br />
    不是我的我看来真的十分活跃啊。

    “我有做什么吗?”

    “哈哈,虽然我们是会一笑而过啦,但最好不要在A组面前说哦。那边现在可以很不妙的?!?br />
    A组就是河濑川负责的那个组吧。

    “毕竟到了忙的时候啊?!?br />
    到了最忙的时候,所有公司的开发人员们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河濑川组也是这样吧。

    “是这样啦……御法彩花的事情,桥场先生也帮过忙吧?!?br />
    “嗯,怎么了?”

    “除了那件事之外,还有的画师直接就联系不上了,糟透了。所以不得不决定削减预定的角色数量。受此影响,先行的剧本和游戏设计也要改,情况十分严重啊?!?br />
    单是听就知道是十分严重的状况。

    “关于这点,由于桥场先生的事先协调,画师们都能够愉快地推进工作,也没发生什么明显问题。别的组可都十分羡慕我们啊?!?br />
    在这种情况下,我这种懵懂的模样确实可能被视作是对其他组的嘲讽吧。岸田说得对,还是不要招惹他们为好。

    “河濑川小姐想必也很辛苦吧。交涉全都要由那个人负责,现场人员也不配合?!?br />
    想想也知道。河濑川的确是个越挫越勇的人,可是她并不擅长与他人协调配合。

    她肯定是在勉强自己吧。

    “可是,社长却说发布绝对不能延期,所以前段时间两个人狠狠吵了一架……怎么啦,桥场先生?表情那么严肃?!?br />
    “啊,没什么……谢谢你的情报?!?br />
    大家依然在各抒己见,我则是回忆起不久前在开发室里看到的河濑川的模样。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河濑川在一脸严肃地敲击着键盘。时不时还会叹气,会事情进展不顺利而抱头苦恼。

    领导者总是孤独的,而且她也不擅长请人帮忙。最后只能靠洗浴中心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她肯定是相辛苦吧。

    (河濑川……看上去很苦恼啊。)

    过去的她时常动怒。

    那是对周围不能按自己的要求行动的愤怒,可同时,也具备着自己可以出手解决问题的强大。

    可是现在的她,即便是想要出手解决也无能为力。作为一个制作人,指挥官亲自下场只会造成现场混乱和士气低下。

    收回心思,我聆听着年轻人们的意见。

    “在这里让剧情告一段落,然后过一段时间再让五星角色出场怎么样?”

    “不行,那样的话长草期就太长了,还是得让剧情连续起来才好?!?br />
    “可是,这样的话剧本的进度可能就会比较紧了。要问一问作家老师吗?”

    “用支线剧情衔接怎么样?那个时候正好是圣诞节了?!?br />
    大家都根据情况认真地思考着,为了让游戏变得更加有趣而绞尽脑汁。大家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如此。没有作家一开始就想做出一部无聊劣质的烂作。谁都想要做出一部满分的作品。

    但是,作品会因为他人的意见、时间金钱的情况以及本人的能力而逐渐劣化。集体作业中,这一点尤其明显。面对完成的游戏设计,大家会以这个不足那个不够等理由,给游戏附加上各种元素,让作品变成一个美的百衲衣。

    结果,不知不觉间100分的作品只剩下了30分、40分,作者们被人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烂的作品,被人烙上无能的烙印。而越是诚挚地面对玩家评价的作者,就越会堕入绝望的深渊。

    找不到借口。自己也不过为了生存而身不由己罢了。

    河濑川肯定很绝望吧。

    志贵为什么会对未来失去了热情呢?

    那时的集体,现在只剩我孤身一人。

    这肯定是——

    “——先生,桥场先生?”

    我回过神来。我一直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叫我。

    “抱,抱歉,什么事?”

    岸田笑了。

    “在您这么累的时候还要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主题曲的文件已经发到您了,您能抽空看一下吗?”

    我这才注意到,大家已经离开会议室了。

    “知道了,我会看的?!?br />
    说着,我也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

    回到座位上,我立即打开了聊天软件。

    这个软件同时具有办公功能,我以前在美少女游戏公司时也经常使用。

    点击下属发来的链接。

    这次的作品面向的是十几到二十几岁的玩家群体。主题曲的也要从当前流行的歌手里挑选。

    不久前,niconico还在歌曲发布方面独擅胜场??墒窍衷谄渌氖悠低疽捕冀ソセ鹆似鹄?,半数的候补歌手都是在其他平台发布新歌。

    “这也是时代的发展吧……啊?!?br />
    打开第三个链接,我的眼睛被niconico的页面吸引住了。

    知晓了志贵的现在,看到了河濑川的烦恼,我开始选择对一些东西视而不见。这一周来,虽然我完全有机会搜索,却没有去搜索那几个关键词。

    我很痛苦。因为我隐隐约约知道,那后面藏着什么样的现实。

    视频的关联视频里面。

    “[email protected]的视频……”

    ——一直都努力避开的名字。

    虽然我早就想到了,却没有接触的名字。

    我可以选择不看。现在接触到的现实,已经让我感到十分沉重。要是再看到什么的话,我肯定会不堪重负吧。

    可是,直视现实是我的责任。

    这是那个过去的未来。是被我改变的她们的未来。

    再说得具体一点,这是我重制的未来。它……就这般鲜明地摆在了我的面前。

    “听一下吧……”

    我颤抖着手,打开了视频的链接。

    眼前,便是现实。

    播放量,5439。

    评论数,32。

    收藏数,126。

    内容是最近的动画歌曲的翻唱。声音毫无疑问就是奈奈子。就算说是职业歌手,也没有人会反对吧。

    可是,这个。

    “这不是[email protected]的歌声……”

    那个让我不断循环、给予我勇气的[email protected]的歌声,确实和她很像??墒且仓皇窍嗨瓢樟?。

    这是因为技术还是热情呢,我也不清楚??墒?,这不过是“比业余水平稍好一点”罢了。

    下面的评论也都在赞美她的歌唱水平。从收藏数比评论数更多,便可以看出大家对她技术的肯定。

    可是,也只是这样而已。她没有达到更高的高度。

    “过,过去的视频呢……”

    我挣扎着看向过去的视频,同样没有什么特色。而且,投稿数也很少。

    过去的世界里,她曾经甚至被称作“日刊[email protected]”??墒窍衷诘乃耐陡迨踔敛坏?0个。

    绝望的我,看到了一个新的链接。

    “她有直播间……?”

    Nico生放送的直播间。

    [email protected]也曾建立过直播间,并时不时进行直播。

    或许,她并非一个视频UP,而是一个主播也说不定。实际上,确实有的歌手相较于发布视频,在直播领域更加有名。

    “这边的话,或许……”

    带着一丝希望,我点开了最近的直播。

    “这里是和子爱丽。大家晚上好?!?br />
    是奈奈子。

    我吓了一跳,她的样子基本上没变。

    “哎呀,有三周没见了吧。今天正好有些时间,大家还好吗?我?我很好哦。今天也在琵琶湖畔为大家直播?!?br />
    时尚的装扮、可爱的笑容、平易的话语。

    “她看起来过得不错……太好了?!?br />
    我情不自禁地说。

    和视频的播放量一样,她直播间的关注数和观看人数也并不多,十分普通。

    可是。

    我的妄想很快就破灭了。

    “很抱歉,今天有个坏消息要告诉大家?!?br />
    直播快结束时,奈奈子说:

    “我打算放弃直播,今天的直播是最后一次了?!?br />
    突然的结束宣言。

    “最后,一次……哎?”

    三天前的直播,以奈奈子放弃直播和上传视频收尾。

    “一直以来都支持我的大家,十分抱歉。该怎么说呢,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要唱歌了?!?br />
    最后,她挥了挥手,直播结束了。

    和志贵一样,她也……

    “为什么要露出那个悲伤的表情啊……”

    视频的最后,奈奈子笑了。

    向一直以来支持她的少数观众,努力露出笑容。

    可是,那个笑容在我眼里……是那样悲伤。

    我不敢再看屏幕。

    直播结束,屏幕漆黑一片。

    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空无一物的屏幕。

    ◇

    双腿发软。我到底是要去哪里呢?

    霓虹灯晕开,化作刺眼的暴力。

    天旋地转。身体向右,又向左,眼前的景象也随之旋转。

    身体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虽然我走路摇摇晃晃不停撞到东西,但可能是因为喝醉了,我什么也感觉不到。

    周围模糊的人影,也好像也露出厌恶的眼神纷纷避开。所以我前面自然也没有什么人。

    是的,大家就是这样渐渐从我眼前消失的,从讨厌、任性的我眼前。醉醺醺的脑中,积极的和消极的,挤满了各种想法。我感觉自己在逐渐从这个世界中剥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醉醺醺的脑中,垂着一条细微的记忆之丝。

    借口自己头痛,我从公司早退去了新宿。不想回家,我便去找了个地方喝酒……只记得这些了。

    究竟融化了大脑,也融化了过去、现在和原本的过去。

    刚来这个世界时,我本以为这是一个HappyEnd的世界。

    我本以为是我与志贵两人相爱,进入了志贵的路线然后迎来结局,现在则是故事的终章。

    确实,看上去还蛮像这么一回事的。我和志贵结婚并生下了可爱的孩子。工作单位虽然有些累但我也深受大家信任,而且还是我一直憧憬的游戏工作。

    温暖也不失刺激,而且还带有怀念的感觉。怎么看都应该是Happy End才对。

    ——是的 ,如果只看我的话。

    “只要……我获得幸?!涂梢粤寺??”

    我有着自己的梦想不是吗?

    梦想着进行创作,后悔当年自己的意志不坚。所以祈愿,诚挚祈愿。然后奇迹发生了,我回到了十年前。我在那里遇到了过去的天才们。

    我沉迷其中,和他们 一起,开始了创作。

    为了打破停滞的状况,我动员起自己的所有智慧。告诉挫折的孩子未来的智慧。为了面临经济困境的朋友,我拼尽全力为他筹钱。全部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可是,我迎来的却是看着作弊超人的我而陷入绝望的朋友,以及受到波及而走上不同道路的作者们。

    命运很残酷。真的。

    要是我也因为痛苦而走上了不同道路的话就好了。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得到了幸福。只有我一个人迎来了Happy End。多么讽刺。这是把本来前途远大的他们垫在脚下获得的血腥未来。

    我每走一步,似乎都能听到他们的哀鸣。说着,我们也想获得幸福,为什么只有你?

    一个趔趄,我摔倒在地上。

    这里是高架桥下,只容一车通过的小道。我靠着栏杆,瘫在了那里。

    眼前,电车呼喊着高速通过。遮断机起落的声音响个不停。野狗的叫声、自行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

    路面很凉,不让因酒精而发热的我简单进入梦乡。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着刚才我搜索到的内容。

    关键词有两个。

    一个是“川越京一”。

    另一个是“鹿苑寺贯之”。

    前一个的搜索结果是0件。后一个则是几十件。

    贯之回到了老家的鹿苑寺医院做了一名事务员。上面还贴了一张他的照片,看上去成熟了一些。

    他好像已经结婚了。对象是小百合小姐。在他们的合照上,两人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然后他还负责写作医院的博客。

    博客的内容很丰富。有本地川越的内容、自己感兴趣的魔术的话题、夫人小百合和儿子的话题、天气、美食……

    一如既往认真的男人。博客的内容十分生动有趣。

    可是,会有多少人认真去看医院的官方博客呢?原本应当拥有百万以上读者、无比热爱写作的他,现在竟然只能在小小的官方博客上写作,读者也只有寥寥数十人。

    而毁掉他光明未来的,就是我。

    “贯之……对不起,对不起……”

    城市的夜,看不见星星。只有沐浴着人工照明的大楼绽放着无机质的光芒。无论看再久,也治愈不了自己的内心。

    “要是醉倒的话……会不会一觉醒来,就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呢?”

    人生的低谷。过着无可救药生活的2016年?;蛐砘氐侥鞘焙?,才是我最好的结局吧。

    遮断机的声音再次响起。电车轰鸣着接近。车灯的光芒将我的不堪暴露无遗。

    闭上眼睛。

    捂起耳朵。

    可还是没有结束。人生游戏没有终点。要想结束的话只有一个选择,可我也没有那个胆量。

    ◇

    “欢迎回……喂,怎么啦爸爸???”

    “爸爸满身酒气!”

    我这才注意到,我不知不觉醉倒在家门口了。

    两个人正担心地看着我。

    我爱的人,以及和她长得很像的人。

    她们为什么看上去这么担心呢?我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竟然会喝这么多……还真是少见?!?br />
    “爸爸,你没事吧?”

    爱人看上去有些惊讶??蠢?,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是第一次喝得这样烂醉如泥。

    还真是意外。这个世界的我迎来这样的结局,竟然还能保持正常。我的话……肯定是受不了的。

    “对不起……”

    我向她谢罪。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不是丈夫的谢罪,而是我的谢罪。

    “对不起……志贵?!?br />
    我唤了她的名字。向她道歉。为我吞噬了她的未来,建筑自己幸福。为我用卑劣的欺诈,迎来自私的Happy End。

    “没事的,恭也君??蠢捶⑸撕苣压氖掳??!?br />
    志贵抱住我,将我的头放在膝头,抚摸着我。

    冰冷的地板,变成了温柔的触感。我心中的悔恨与罪恶,似乎也都在她的温暖中渐渐融化。

    她为什么会这么温柔呢?对我这个夺走她宝贵东西的可恶男人。

    我明明没有这个资格。为什么……

    “呜,呜呜……”

    我哭了。

    我发出孩童似的哭声。躺在志贵的膝盖上,包裹在她的温柔中。

    “爸爸哭了,就像个小孩子似的?!?br />
    神似志贵的孩子,也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

    明明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想要消失,可是,我还是回到了这里。

    我知道,只要我回到这里,她们一定会温柔地接纳我。

    ——我要怎样,才能回报她呢?在渐渐远去的意识当中,我不断思考着。

    电车声听起来十分遥远。

    明明还是车水马龙的时间,可是我却听不到嘈杂。

    静默的夜。完全没有回来时的喧闹。

    “恭也君,睡着了吗?”

    身旁,志贵呢喃道。

    “不,还没有?!?br />
    我翻了个声,看向她。

    她担心地看着我,脸离我很近。

    “谢谢。多亏了你……我冷静下来了?!?br />
    握住的手,传来她的温暖。

    “没啦。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br />
    志贵也转了过来。握着彼此的手,互相看着对方,离得很近。

    或许是因为说起了以前吧,她又露出了原来的方言。果然,她就是志贵,并不是别人。

    可是,我也明白,她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她了。

    “我还以为,恭也君已经把那件事放下了?!?br />
    “我不再画画的那件事……”

    刚才,被志贵照顾的时候。

    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又问了。

    为什么要放弃画画。

    那个时候,志贵只是笑着,什么都没有回到,我也很快就进入梦乡,连问了这件事的记忆都很模糊。

    之后,我不断咒骂着自己的愚蠢。明明,那是一个不应触碰的问题。

    不过,既然问了……也就收不回来了。

    “对不起,问了痛苦的问题?!?br />
    “没事。我当时放弃的时候的确没有好好向你说明。恭也君一直都感到介怀,也是理所应当?!?br />
    志贵深吸了一口气。

    “自从我们开始制作游戏,我就和恭也君还有大家一起,画了许许多多的画吧?!?br />
    是指我们开始制作同人游戏,以及那之后的事吧。

    看来,在那以后,我们也在一直制作游戏吧。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就找不到画画的理由了?!?br />
    想起了尘封的记忆。

    一切以完成游戏为优先,我逼迫她做出了许多妥协。

    让她使用简单的构图、一如既往的画风……一切都是为了实现量产,保证按时完成。

    这大大缩减了她作为画师的寿命。

    “我做了……无法弥补的事啊?!?br />
    我为自己当时的行径向她谢罪,志贵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从那时起,画画就变得越来越无趣了,可是——”

    志贵露出了平常的温柔笑容。

    “恭也君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比任何人都要拼命。这件事并不是谁的责任哦?!?br />
    即使在这个时候,志贵依然考虑着我的感受。

    我为此感到羞愧难当,这时,志贵再次开口:

    “更重要的是……”

    志贵看向房顶,叹了口气:

    “……大家都不在了,画画又有什么意思呢?”

    “大家都不在了?”

    虽然贯之离开了,可我和奈奈子应该还留在她身边啊。志贵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我不管怎么画,恭也君都会赞美我。推向市场后,大家也都是赞不绝口。即便是我不能接受、无法理解的画……”

    志贵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我一直……觉得很害怕?!?br />
    声音细若蛛丝。

    “……”

    我和她一样,看向房顶。找不到回复的语言。

    那个时候,志贵全身心地信赖着我。即便抱有疑问,也依然选择相信我。

    这份信赖曾经发生过动摇吗?不,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不会在一起了吧。

    真的是……无可奈何吗?

    “志贵……”

    我看向她,她也正看着我。

    “恭也君……”

    看着她温柔的笑,我的眼眶红了起来。

    “来吧?!?br />
    志贵张开双手,抱住了我。

    我压抑着自己的泪水,紧紧地抱着她,吻她,无数次吻她。

    “嗯……啾……”

    我没能给她她想要的东西??墒?,她却放弃了画画,选择和我一起生活。

    而我现在却依然索取着她的温柔。

    “嗯……志贵……”

    我唤着她的名字。她笑了。

    看着她的笑,我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是我仅存的良心吗?抑或,是我的罪恶感吗?

    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答她的感情,我也要留在这个世界。

    (我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并不断求索……)

    肯定有我能做到的事。虽然或许只是安慰罢了,可是志贵也给了我勇气。

    在我还能发挥光和热的时候,努力去做吧。

    为了不再让我的罪孽重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伯恩茅斯俱乐部

伯恩茅斯俱乐部 www.fzzclr.com.cn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的重制人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fzzclr.com.cn
Copyright © 2008-2014 伯恩茅斯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