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恩茅斯俱乐部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曼联伯恩茅斯录播:弹丸论破Dangan Ronpa∕Zero 短篇 苗木诚,最凄惨的一天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撒蛋

    这是在最初——更加早些时候的故事。

    是那些在希望之峰学园里互相杀戮的学生们,还没有进入希望之峰学园时候的故事。

    ——当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的故事。

    「最后,我还有一项报告。 」希望之峰学园的学园长说道。

    他所在的地方,是希望之峰学园的会议室。但是,和普通的会议室不同。

    房间的中央安置了一张大大的木制圆桌,地板上铺着红色的绒毯,窗户上挂着厚重的窗帘。

    与其说是学校,这里的氛围更接近于老旧风味的旅馆。

    「……还有什么事吗?」以为会议已经结束了而站起身来的四位评议委员会成员,丝毫没有掩饰脸上不耐烦的表情。

    「所以,所说的报告是什么?」

    学园长回答道「是关于第七十八届『超高校级的幸运』的选定结果的事情?!?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数声叹气。

    「什么啊,原来是关于那个例外的事情啊…?!?

    超高校级的幸运——那是希望之峰学园从全国的高中生中用抽选的方式选择的一名“超高校级”。被抽中的人可以没有限制条件地成为希

    望之峰学园的学生。一致认为『运气根本算不上是才能』的评议委员会的成员将其揶揄为“例外” 。

    「真是的,这还真是浪费啊?!?

    「明明除此之外还有更有研究价值的才能不是吗? 」

    委员们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希望之峰学园评议委员会——他们是希望之峰学园实质上的支配者,拥有的权限甚至能与学园长比肩。

    也就是说,就算是学园长,也不能在他们面前轻言妄举——即使他们提出了这样的反对意见。

    「虽然是我的一己之见,但我认为『幸运』也是才能的一种?!?br />
    学园长虽然从内心厌恶头脑顽固的评议委员会的人,但是却用无法感到这样态度的平稳的口气反驳道。

    身为学园长的这个男人,有着某个远大的志向。

    为了达成这个志向,不能被评议委员会的人顶上。虽然这么说,但如果因为过于害怕这件事而扭曲了志向的话就是本末倒置了。

    正因为如此,学园长前所未有的慎重地说明道:

    「有时『幸运』这种东西也会超越优秀的天赋和各种努力。正因为如此我们比任何人都祝福着,也在畏惧着『幸运』不是吗,如果说是偶然或是走运的话就简单了,但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无视?!盒以恕唤鼋鍪遣蝗范ㄒ芈??还是说也是才能的一种,作为能清晰的说明这件事

    的样本——」

    「所以不是说了吗,幸运不算是才能?!?br />
    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学园长的话。

    「说到底,幸运只是一种印象,只是在发生概率低的事情的时候将其称为幸运而已,一切都只是观测这件事的人的印象而已,实际上只是发生了该发生的事。就算是发生的概率低,那也是发生了可能发生的事情罢了?!?br />
    学园长这番话轻轻地点了点头之后——慢慢的张开了口。

    「但是真的只是如此吗?」

    「……你说什么?」

    「比如说上一次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听到这话,评议委员会的人脸色变了。

    简直就像是提到了不能触碰的禁忌的话题时的表情一样。

    「如果说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应该发生的话,为什么总是发生对他有利的事情呢?看到他,我认为幸运不只是单纯的结果论?!?br />
    「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是那个?!?br />
    就像是嫌弃什么一样的声音,评议委员会的人们都露出了不快的表情,谈及这个人物的时候,一直是这样。

    他说的是上次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入学的某个男学生的事。

    的确,他是个问题儿童,而且是非常有问题,尽引起其他学生都回避的问题。比这更糟糕的是,本人丝毫没有恶意。他的存在对于学园长来说虽然是烦恼,但是——

    「虽说如此,关于他的幸运我们都是不得不承认,那不应该是与才能这个称呼相符的能力吗?」

    评议委员会的人没有可以反驳的话都闭上了嘴。

    过了一会,坚持不住了的评议委员会中的一人说出了可以依靠的话。

    「如果毫无改变想法的意思的话,就随你喜欢去做吧?!?br />
    就像在等这句话一样,学园长立刻就鞠了一躬。

    「十分感谢?!?br />
    在深深的鞠躬之后,他慢慢地抬起了头,取走一张了他所准备的文件。

    那上面写着被选为第七十八期的超高校级的幸运的学生的个人资料,就连本人都忘记了的事都有详细的记载。但是希望之峰学园是如何调查到是怎么调查到的呢。

    毫无疑问

    正因为是希望之峰学园才走得到这种事。

    只允许拥有特殊才能的高中生入学,培育着肩负着国家的未来的『希望』,集结了所有领域的超一流高中生,并且诞生了占据各界重要位置的毕业生,政府公认的特权学?!庋饲看蟮难г?,用一般人的常识来衡量是毫无意义的。

    学园长将文件拿在手中,继续报告着。

    「这次,我希望之峰学园通过公正的抽选,从全国的学生中选择了一人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进入本校?!?br />
    在已经失去了兴趣的评议委员会面前,学园长大声朗读道:

    「这个学生的名字是——」

    这时学园长将视线放到文件上,说出了记载在上面的名字。

    某个女高中生的名字——

    「真是……不幸啊」

    苗木诚叹息一声,小声抱怨着向便利店走去

    他是在非常普通的私立高中上学的,非常普通高中生。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感到讨厌,也经常被家人和朋友这么说。当然不可能没感到自卑,尽管这么说,他也明白自己毫无办法。对于普通的自己来说,就算抱有这样的想法,他也仍然普通。

    但是,这一天不一样。

    这一天对于苗木来说,明显的不普通。

    不普通的地方只有一个。

    直截了当的说,他这一天十分的不幸。

    这一天,是久违的晴天。

    苗木觉的心情十分愉快,总觉得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他脱离了平时的放学路线,一边悠哉的散着步,一边向家里走去。

    偶尔走不寻常的路线也挺好的

    就这样,苗木稍微的期盼着和平时的普通有所不同。

    然而,这是苗木诚不幸的开端

    过了一会儿,苗木经过了大公园,在那里,偶然的遇上了朋友,他的朋友正在和同伴们用剪刀石头布决定去便利店的人选。

    苗木诚也被邀请参加游戏,虽然朋友只是邀请而已,但是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中,苗木诚马上明白了。朋友的同伴对于苗木诚来说都是生面孔,平时的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的。

    但是,苗木参加了这场剪刀石头布。

    要问为什么,肯定是想着要和平时不同吧。

    不可思议的,苗木不觉得自己会输,有将近十个人参加的猜拳,再说这种晴朗的天气,不会发生糟糕的事情的。

    从结果来说,只是一次就决出了胜负。

    苗木诚输了。

    其他人都是出石头,而只有苗木诚一个人出了剪刀。

    在场的大家,对于这种没有安排过的胜负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在相反的意义上真厉害啊。这个坏运气?!?br />
    然而,朋友的惊叹,对于苗木诚来说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就算运气差得厉害,我也一点也不会开心啊」

    他这么说着,消沉的垂下肩膀。

    「嘛,不要这么消沉啊」

    朋友砰砰的拍拍苗木诚的肩膀,递给他一些零钱。

    「我要可乐和烧烤」

    「啊,好吧,还真是短暂的鼓励啊」

    苗木诚苦笑着回答道,把零钱一个个的接过来?;琶Φ男聪滤腥艘虻亩?,一边诅咒着自己的不幸。

    十分钟后。

    苗木诚提着鼓鼓的塑料袋,走出了便利店。

    「好重」

    苗木的体格不比同级生好,对自己的体力也没有自信。这样的他,把十人份的饮料和点心从便利店运到公园,是非常费劲的。

    想些开心的事情吧。

    为了给自己解闷,苗木诚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就是电视节目表。

    在今晚的音乐节目里,听说有苗木诚认识的,以前的同级生的演出,苗木诚从几天前开始就一直期待着这个节目。

    一定要看这个节目。真是期待啊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听到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猛的失去了平衡。

    「哇」

    他立刻站稳脚步,总算是恢复了直立的姿势。

    然后,苗木诚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变得轻巧了许多。不如说,因为手上变轻了,他才失去了平衡。

    「……诶?」

    苗木看着自己轻便的双手,终于理解到发生了什么。

    他双手拿的塑料袋,两个都在底下破了洞,里面装的东西,全部都滚落到人行道上了。

    「骗人的吧」

    「天气这么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这是当然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太糟糕了。

    塑料袋的底部破了这种事,根本没有过的。比如说,店员在拿出备品的塑料袋时,不小心用小刀什么的划到了,不是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破啊。

    尽管如此,仍然发生了。

    「……啊,真是的」

    苗木诚慌慌张张的开始捡起落在地上的东西。

    散乱的罐头,还有饮料瓶之类的咕噜咕噜的滚向四处,苗木诚拼命地追着这些罐头。

    「为什么。我会遭受到这种?」

    假如说,有女孩子经过这里,然后过来帮忙什么的,发生这样的戏剧性展开的话,今天所有的不幸就会一口气吹飞吧??墒?,这条路上原本就没有人。虽说是宽广的公路,却是离车站很远的,公园附近的住宅街。要说没办法也确实没办法。连这个都是他的不幸造成的,只能这么认为了。

    再过一会,苗木诚总算把东西都捡了起来。

    散落的饮料中,也有越过人行道滚到了马路上的,就算这样苗木诚也尽力捡起来了。

    应该吧。

    只是,苗木诚看着应该捡完了的货品,歪了歪脑袋。

    「这些……是所有的吗?」

    总觉得,比买的时候要少啊。

    难道说,没捡起来的东西滚到不知哪里去了。

    苗木诚慌忙的环视着四周。

    接着,他和一位老人的目光相合了。

    这是一位垂着长长的胡子的老人。

    老人坐在便利店一旁安置的长凳上。

    这种地方也有人吗?

    看到苗木的样子,老人的视线从苗木身上移到自己的脚下,然后他慢慢弯下腰,把掉在那里的罐装咖啡捡了起来。

    接着,就在苗木的眼皮底下,拉开罐子的拉环,毫不犹豫的往自己嘴里倒。

    这瓶罐装咖啡,难道是?

    一边想着不会吧,苗木向老人走去。

    「请,请问……」

    苗木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

    老人喝着饮料,只是用视线看向苗木。

    「那个,如果是我弄错了的话,那么我道歉,这个罐装咖啡……」

    苗木探寻一般的问道。

    「……嗯,难道说是少年你的?」

    老人做出傻眼的表情,然后大声笑起来。

    「呀,抱歉抱歉」

    「诶!那……」

    向着露出惊讶表情的,老人丝毫没有愧疚的说道。

    「怎么说呢,因为这个有意的滚到了我的脚下,所以无意中就出手了」

    「才不是无意呢」

    对于老人耍赖的说法,苗木忍不住呵斥起来的抗议着。只是,看着笑呵呵的老人,他明白抗议是没用的。只是沮丧的叹息一声,把一肚子话收了回去。

    「真是……受够了」

    他消沉的垂下肩膀。

    看到他十分消沉的表情,想着果然做了糟糕的事情吗,老人似乎担心的问着苗木诚。

    「喂喂,少年……只是被喝了咖啡,就受到这么大的打击吗?」

    「才,不只是这样呢」

    哈——苗木诚重重的叹息一声。

    「似乎,从刚才开始 不断发生不幸的事情,实在是不走运啊」

    苗木诚发着牢骚道。

    「为什么我非要遭到这种事啊,我平日的行为。明明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听到他的话,老人意外的

    「哈哈哈哈——」

    大笑起来。

    「诶?」

    看着惊讶的抬起头的苗木诚,老人说道。

    「和平日的行为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做好事幸运就会与你相随,真是愚蠢的想法」

    「但,但是」

    「说起来」

    老人不等苗木诚开口,继续着他的长篇大论。

    我不相信所谓因果报应,做好事就会有回报,有不好的事情,就是过去行为的错……这只是谎言罢了,只是在人心中存在的虚幻的期望。这么做,就能找出幸运的原因,想要支配幸运。实际上,不幸的人是不管善恶都是不幸的,而性格糟糕的人也有一直走运的。?????

    「哈,哈」

    「重点是,谁也无法支配幸运。我们无论做什么努力,无论有怎样的才能,绝对无法违抗运气,即使过分依赖运气,即使违逆运气,运气都会来临。无论我们是幸运也好不幸也罢,只能这样接受它 这是我这个年龄终于得出的结论?!?br />
    老人说着说着就对自己的话语点起头来。

    「那,那个」

    苗木诚下定决心般的开了口。

    「怎么了,少年,有什么想反驳的吗?」

    老人露出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不,那个,说反驳」

    苗木诚像是道歉一样的??然后问道

    「那,那个,这个真的……不是宗教劝诱吗?」

    老人瞬间张大了嘴巴,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

    仿佛从心底发出的愉快的笑声。

    「……这样啊,对孩子来说果然太早了」

    「说孩子……真是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年龄了?!?br />
    「不对,你还是孩子哦」

    老人用力摇摇头。

    「为自己而行动的是小孩子,为他人而行动的是大人。这就是大人和小孩的区别。少年你是哪边呢?还是在为自己的事情而行动的小孩子对吧。嘛,这也正常。等你到了岁数,会为他人而行动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老人随性的教导了一番后???一边站起来,一边把喝过的罐装咖啡递给苗木。

    「嘛,你的人生还长着呢。之后会有各种各样的事,好好地努力吧」

    「是,是这样……谢谢你」

    苗木接着老人递过来的罐装咖啡,带着困惑地回答着。老人露出满意的笑容,快步的离去了。

    苗木诚只是呆呆地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渐渐地,无法平息的想法在心中奔涌着。一开始,自己为什么要感谢这个老人?还有,拿到手的这个罐装咖啡,到底该怎么样?

    结果,只是把情况搞得一团乱而已。

    虽然这么说。

    刚才老人说的话,奇怪的有些理解。

    只能这样接受。

    这是那位老人向自己热情推销的观点。

    确实,连运气的理由都不明白,就想要去操纵它???只会受到伤害???生气也好,哭泣也好,什么都无法改变。这样的话,老实的放弃,接受它才是正确的。

    对于讨厌的事情,苗木诚这一瞬间,觉得这样就好。一直往坏的地方想真是傻透了

    这么想着,发觉心情稍微开朗起来。

    像这样很快的转换心情,然后继续向前,这也是苗木诚的长处之一。

    而且,现在可不是深陷于烦恼不可自拔的场合,苗木诚还在买东西的途中。现在这个时候,同级生们肯定在公园里翘首以待吧。必须得尽快的回到便利店去,换个没破的袋子,然后赶到公园去。

    想到这里,苗木马上行动起来。先把手上的罐子扔到垃圾箱里去,这个时候。

    「这个是……」

    他发现眼前的长凳上,躺着一部手机。

    大尺寸的屏幕,吊绳的地方,是交通安全的吊坠??峙?,这是刚才那个老人忘在这儿的。

    苗木诚拿起手机,转过身来,寻找着老人的身影。

    回过头一看,在人行道的前方发现了老人的背影。

    只是,这个背影很快就变小了。

    「喂,老爷爷!」

    虽然苗木大声喊着,但是这个声音没有传达到老人的耳中。他用着完全不像老人的步幅,飞快的在人行道上走着。

    苗木诚迷惘了。

    是应该追老人呢?

    还是应该放着不管,就这样买完东西回去?

    苗木的视线在手中的手机和放在人行道上的货品之间来回转了几次。

    「真是的,没办法了!」

    他拿着手机跑了起来。

    原本苗木诚是放不下这种事情的性格。

    「老爷爷!等等!」

    他一边跑着一边拼命的喊着,不过,巧的是,不,应该说不凑巧的是,在他身边正好有公交车跑过来,公交发出的噪音完全把苗木诚的声音掩盖住了,没法让老人听到?!?br />
    这时,注意到身后的公交车的老人突然之间小跑了起来。

    在他跑的方向之前,是一个公交站。

    公交停在了公交站的时候,几乎与此同时,老人也赶到了。

    然后,随着通告的声音,公交车的门打开了,老人踩着踏板走上了公交。

    「等,等等,请等一下!」

    苗木慌忙的喊道。

    但是,老人对于他的呼喊,连头也不回,就这样消失在了公交车里。

    「啊,已经」

    苗木用尽全力拼命的跑着,追赶着老人。

    已经没有喊得时间了,他咬紧了牙关,屏住呼吸,抬起下巴,两脚一个劲的冲着

    这时,第二次响起通告的声音。

    这次是关门的信号。

    拼命奔走的苗木已经视线模糊,门正在他眼前徐徐关上。

    苗木从门的缝隙中,钻了进去,总算是上了公交。

    正是千钧一发之刻。

    「……哈,哈」

    忍不住用两手按住膝盖。

    耳后的脉搏激烈的鼓动着。

    「赶……赶上了!」

    苗木喘着气小声道。

    确实,他赶上了。

    不如说,总算是赶上了。

    「呼……」

    他做着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气息,然后抬起脸巡视着车内。

    到底发生什么了,在对他露出这样视线的乘客中,苗木诚找到了刚才那个长胡子老人,他就坐在最后面的座位上,惊讶的看着苗木。

    「太,太好了……」

    苗木放松的抚摸着胸口,把手上的手机递给他。

    「老爷爷……你把这忘了」

    苗木正打算向前一步。

    突然,脚下不听使唤了。

    「啊」

    明明还没有开车,公交应该不会摇动。也没有被什么东西绊到,地上也没有什么滑的东西。

    恐怕是,很久没有全力奔跑的原因吧,或者是,也可能连这也是由于不幸的缘故。

    这下糟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苗木的身体猛地倾斜了。

    在向前倒下的同时,苗木为了取得平衡伸出手来。

    这是,几近于本能的行动。

    然后,这只手抓住了什么。

    哗——苗木诚听到了什么东西撕裂一样的声音的同时,一个跟头摔倒在了地板上。

    「——」

    身体遭受到剧烈的冲击。

    只是,在倒在地板上之前,苗木一下子抓住了某样东西,托这个的福,他所受的冲击大概减缓了一点。

    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虽说如此,他也并非毫发无损。

    撞上地板的右肩和右胁腹在一阵阵的抽痛着。微微打开的视野中有着闪亮的光芒??峙?,倒下去的时候头也撞到了。

    然而,苗木的想法是错误的。

    那个光芒不是受到冲击后看到的幻觉,而是实际上映入苗木眼中的光。

    在倒在地板上的苗木诚周围,散落着炫目的宝石,这些宝石,反射着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

    「……哈?」

    苗木诚完全搞不明白,在他眼前的这番景象,究竟代表着什么。

    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完全无法理解。

    为什么?公交车的地板上会散落着宝石?

    在倒在地上,已经混乱了的苗木身旁,一个身影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是,坐在最前排座位上的工薪族一样的男子。

    这个男人,对着乘客们,冷静的用程式化口吻说道。

    「啊,请不要动。大家都乖乖的站着?!?br />
    男子把裂开的包放在座位上,然后将手探入怀中。

    像是拿出名片一样,从那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来。

    没错,苗木诚在倒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什么,这并非不幸中的幸运。

    这是,不幸中的不幸。

    男人,并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赤福寿太郎。

    自报名字的时候,真是幸运的名字呢,每次都被这么说,因为总被这么说,最近已经不对初次见面的人报出本名了。

    虽然如此,如同名字是本体的象征这个说法一样,赤福从他出生到现在的三十二年里,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过不幸。

    他是有着非比寻常的幸运的人。

    在他的工作中。曾经一次又一次陷入?;?,但却每每收到幸运的眷顾,最终安然逃离。虽说这份强运也是他的强大之处,他却讨厌承认这一点。

    原本,他自己就无法容忍被运气所左右的状况,在他这种一次失误就完蛋的工作,他明白像这样有多么危险。

    顺便说一下,赤福的职业是强盗。

    他在工作的时候,最关注的是,运气啊,还有其他人啊,这种他无法掌握的事情,尽力排除这些要素。

    他比谁都要有计划性???

    所以,他到现在的所有工作都是独自一人定下计划,然后独自一人实行。

    反过来说,如果达不到这样的要求的工作,他就绝对不会去做。

    没有见钱眼开的同伴们相互背叛的麻烦,也不会被同伴们拖后腿。当然,求助于神灵和依赖运气是另一回事了。

    这次的工作也是这样。

    赤福独自一人制定了计划,独自一人实行了计划。

    这次的目标是,处于商店街的小宝石店。和寒酸的外表不同,得到了这个宝石店拥有价值不菲宝石的情报。而且,又富有,警戒又草率,是少有的好目标。

    赤福制定了周密而大胆的计划,然后独自实行了这个计划。

    接着,这个计划理所当然一般的成功了。

    在赤福来看,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因为他的计划是,根本没有其他要因能够干扰的,完美的计划。

    就这样,事情向着计划好的方向发展,赤福一边想着,这次又成功了啊,一边提着装了战利品的袋子上了公交车。

    他坚持在工作的时候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在繁华的街道,比起摩托和小车,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更容易轻松地混入人群之中,只要像平时一样,装成办事的上班族,他的身姿就能一下子融入到街道中去。

    确实,坐在公交的最前排的赤福应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赤福确信工作成功了之后,终于安心的吐了一口气。

    这次的工作也很完美,当他在摇晃的公交车中沉浸于满足感的时候。

    将他的全部计划都破灭的不幸向他袭来。

    但是,这份不幸并不属于他。不如说他只是被卷进来了而已。被卷进正好闯进来的少年的不幸中。

    这是,即使排除了至今为止所有不幸的赤福也无法抗拒的,出乎意料的不幸。

    赤福俯视着将自己卷入这种不幸的元凶,这位倒在地上的少年。一言不发的站起来。

    「啊,请不要动,大家好好站着就行」

    一边用冷静的口吻说道,一边将从怀里取出的大型军刀展现在所有乘客面前。

    然后,像是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样在内心对自己说道。

    ——现在还没问题。

    ——还有重新制定计划的余地。

    完全搞不明白。???

    思考的线纠缠在一起,像是大毛球一样纠结成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苗木诚拼命的整理着目前的状况。

    动员起过热的思考力和记忆力,试着回想起一切的原委。

    今天是久违的大晴天,心情也很愉快,选择了和平时不同路线回家,散步的时候,经过公园,偶然遇上了同班同学。然后被邀请玩猜拳,不幸的是一次就输了。作为惩罚游戏,被要求去买东西,接着买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因此和老人谈了话,之后为了把他弄丢的东西还给他乘上了这辆公交车,不幸的脚下没站稳,摔倒的时候伸出手抓住了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回过头看看,果然还是不明白状况。

    倒下的苗木诚身边散落着宝石,然后,他的头上闪闪发亮的军刀?;褂?,拿着军刀的男子,无论怎么看,都和那种危险物品不相称,平凡,老实的上班族。

    「没关系的……现在还没问题」

    这名工薪族男子——赤福???喃喃自语着。

    这么说着,他做出在拼命考虑着什么的样子。

    「请,请问……」

    苗木诚发出小心翼翼的声音,给头顶的男子道歉,到底这种行为是对还是不对,苗木连这种事情都无法判断力。

    然后,下个瞬间,男子锐利的视线就向苗木诚射来。

    「……」

    苗木诚不由噤声。

    在这个视线中的是,为了自己的话,可以毫不在意的伤害他人的冰冷和残酷。

    完全不是认真的工薪阶级的眼神。

    「嗯……总之,先站起来好吗?」

    赤福用让人想象不到是有这种犀利眼神的,平稳的腔调说道。

    「……站起来?」

    「刷——」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赤福的身体下倾。然后,下一瞬间,军刀的刀刃逼迫在了苗木额前数公分处。

    「……站起来好吗?」

    赤福慢慢的把军刀的刀锋上扬,苗木配合着他的动作站了起来。

    他的牙齿哒哒哒的发出颤抖的声音。

    苗木为了求得帮助,只是转动着眼球看向车内的乘客。

    但是,他们只是苍白着脸,一动不动。很明显,就算自己出声求救,谁也不会有所行动的。

    只能老实的接受了。

    这番话语再次在苗木诚的脑中闪过。

    但是,果然,这次是不行的。这种过分异常的状况,该怎么接受才好呢,苗木完全不明白。

    而且,说了这样的话的老人,完全看不出打算帮助苗木诚的样子。

    岂止如此,他还闭上眼睛,垂着脑袋。

    假装睡着了吗?

    这样的性质更恶劣啊。

    话说,在这种场合装睡难道是通用的吗???

    苗木诚一边想着无聊的事情,一边转着脑袋。

    「喂,到这边来……」

    赤福在苗木诚的背上用力推了一把。

    「哇……」

    苗木诚踉踉跄跄的跌到前面。

    接着,赤福用刀子指向坐在那里的司机。

    「能请你慢慢站起来,然后离开驾驶席吗?」

    听到这番话,司机仿佛抗议着一般翻了翻嘴唇。???

    于是,赤福呼的用力吐了一口气。

    「我让你……从驾驶席上离开,听到没有」

    不变的平稳声音,但是充满着确实的威压感。

    「拜托了,请不要做些多余的模仿。公交车里有让外面知道紧急情况的按钮对吧?这种程度我还是知道的。如果,你因为那多余的正义感按下了那个按钮的话……」

    他把军刀架在苗木的喉咙上。

    「……」

    「大概……这个少年就会没命了」

    一瞬间,苗木诚的脸上失去了血色,苍白的脸上,像是洗完澡一样,完全打湿了。

    「那么,你怎么做呢?」

    赤福再次向司机问道。

    「……我,我明白了」

    司机慌忙的站起来,抬起驾驶席的???,走下到公交车的通道。

    赤福确认了这个之后,这次向苗木说道。

    「那么……请你坐到驾驶席上去」

    「诶?」

    「就让你来做人质吧」

    这么说着,赤福把苗木推到驾驶席上。

    「哇……」

    苗木诚向前倒去,坐在了驾驶席上,赤福则挡着通道和驾驶席,拉下了???

    这是代替的牢房,用来把作为人质的苗木诚关起来的牢房。

    然而,苗木诚无法理解赤福这样的想法。

    公交车的驾驶席这样重要的座位,我坐在这儿好吗?

    他考虑着这样完全不合时宜的事情。

    另一方面,赤福实行着在对话时想到的计划。这是即兴想出的简单计划,在这种麻烦的时候也只能想出这么简单的东西了。

    他首先让最应该警戒的司机把散落到地板的宝石捡起来。然后抢过一位乘客抱着的登山包,命令司机把宝石给装进去。

    在这个过程中,赤福小心的监视着乘客中是否有人采取奇怪的行动。不过,这只是杞人忧天而已。每个人都是铁青着脸一动不动,没有人用手机求助,也没人往车外送出暗号。  即使如此,赤福仍然再三强调道。

    「怎么说呢……最好不要想着做英雄什么的?!?br />
    这是对全员说的话。

    「反正,我也不是偷了你们的东西……所以,这件事和你们完全没关系。只要默默地看着毫无关系的事情,就这样毫无关系的结束……只是这样的事情而已」

    就算不用特意强调,公交车上的乘客们也收束起身子,只是颤抖着看着。??只有一个人例外。

    「……」

    这个人微微睁开眼睛窥视着情况。

    发现眼前劫持公交车的犯人的瞬间,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盯住了他。

    正是那个长胡子的老人。

    大概,那些宝石捡完的时候就是机会,他这样考虑着。

    敌人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但即使这样,目的物到手的瞬间,意识应该会转向那边。老人就是有着这样的确信。

    不久后,趴在地板上的司机小声说道。

    「啊……已经捡完了」

    听到他的话,赤福的嘴角微微上扬,把司机手上的登山包强行抢了过来。

    赤福把沉甸甸的登山包握在了手中。

    就是现在。

    老人猛的睁开眼,以不像上了年纪的敏捷冲了过去。

    「……什」

    赤福的身体猛的失去了平衡。

    他的背,被老人压住了。

    「在我面前露出后背还真是愚蠢。我可是剑道五段」

    尽管如此,赤?;故钦疚攘松碜?。

    「别开玩笑了!」

    至今为止冷静的声音因为遭到攻击而变成愤怒的喊声。

    「什么剑道啊,这样搂住不是和剑道没关系吗?」

    确实如此,老人冲击的速度,还有毫不畏惧的果敢,正是武道培养出的产物。

    老人在赤福的背后,用双手抓住他握刀的右手,赤福怎么也松不开。

    「混蛋——给我松开啊」

    赤福不顾仪容的暴走了,这次被逼迫的是他????

    苗木诚仍然坐在司机席上,听到了这个叫声。

    同时,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并非因为恐惧而颤抖,而是与之相反。

    必须得帮助他。

    必须得帮助那个老爷爷。

    苗木的眼神瞬间变了

    在那里的是,和稍微软弱的普通少年这个形象几乎天差地别的强气。???

    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无论前方有多么强大的敌人,都绝对不会放弃的强烈意志。

    然后,他在思考之前,身体先动了。

    这是几乎本能的行动——苗木诚的本质行动。

    也就是说,苗木诚正是在这种状态下才能屹立的人物。

    随之,他将手搭上驾驶席的侧边,两足轻踏,站了起来。

    只是,他的手和脚所在的两个地方,给人一种违和感。

    下一个瞬间,苗木诚的视野剧烈的晃动起来。

    这是因为公交车猛的加速向前冲去。

    「……」

    苗木诚恍惚间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手碰到的地方是公交车的变速器,而脚踩的地方则是油门。

    结果,公交打开了传动装置,而且还踩下了油门,所以公交车就飞快向前跑起来。

    「哇——」

    苗木诚忍不住发出喊声。

    其他的乘客也是同样的,悲鸣般的声音从公交车的四周响了起来。

    因为公交猛的加速跑起来,赤福总算取得了平衡,这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再也忍耐不住,一屁股摔倒在地上,贴在他背上的老人,也同样的摔向公交的地板。

    「你,你在做什么啊」

    老人倒在了地上,就这样喊道。

    「我也……怎么回事」

    的确,从一旁来看这个确实是苗木的过失,就他而言,这又是一次不幸的事故。

    对于没开过车的苗木来说,手偶然间碰到的地方,不知为何正好是公交的手闸??,偶然间脚踩到的地方,不知为何正好是油门,就是这样的感觉。

    原本平时的话,公交车停车的时候,肯定会挂上手刹车的。但是,那终究是就平时而言。在这个紧急的事态下,司机忘了拉上手刹就这样从驾驶席下来了。

    结果,进一步的不幸向苗木诚袭来。

    这份不幸,很简单的就把苗木诚的决议吹飞了,将他,还有乘客们吞噬了。

    公交车快速的跑着

    窗外看到的景色以极快的速度飞过。

    兽吼一般的引擎声,空气被切开的声音还有车内的悲鸣混杂在一起,在风声中也能听到???

    「首先先刹车,快踩刹车……」

    老人用尽全力的喊道。

    「刹,刹车……」

    苗木诚总算回过神来,提起踩着油门的脚,果断的踩向一旁的刹车。

    接着,公交车便向前倾着猛地停了下来。

    公交车剧烈的摇晃着,苗木的身体被从驾驶席甩向了通道上。

    顺着势头,他的手按到了什么。

    似乎是,按下了驾驶席一旁面板上的某个开关。

    这样想着的时候,很快——温柔的女性声音在车内响起。

    「门打开了,请大家小心下车」

    广播之后,公交车的门慢慢的打开了。

    「——」

    最先动的是赤福。

    他飞快做出判断。用手拿起装着宝石的袋子,一口气冲出了公交车。

    「你,你在做什么呢……快追」

    老人躺在地板上喊道,他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好像不能立刻站起来??峙率堑瓜碌氖焙蚰睦锸苌肆?。

    苗木诚在驾驶席下面听到了老人的话,他就在驾驶席的???之下,身体的一半跌到通道里。然后他明白了老人是在对自己说话。虽然如此,他一时也无法理解这番话语传达给他的东西。??

    「喂,快去追,少年!」

    「……去追?我吗?」

    「这是当然的了,你以为是因为谁的错才让那家伙逃掉了啊」

    说谁的错,诶?难道是我的错?

    车内的乘客们一齐向困惑的苗木诚投去期待的视线。

    「……」

    苗木诚张口结舌。

    难道,真的让我去追?

    苗木诚慌慌张张的巡视着车内。打算找到司机的身影,如果是司机的话,应该会阻止他的。虽然想的很好,但是司机在刚才紧急停车的

    时候似乎撞到了头,倚着后面的座位失去了意识。

    果然,这一天,苗木诚是无比的不幸。

    「怎,怎么这样……」

    老人看着一幅苦瓜脸的苗木诚,说道

    「没问题的,对方已经没有武器了」

    他马上指向滚落在一旁座位下的军刀。这确实是刚才赤福一直拿着的东西。也就是说,赤福确实是空手。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原本,对方就是空手,这边也是空手,说没问题什么的,实在是太奇怪了。同样是空手,不如说对苗木是压倒性的不利,在互相推揉的时候,他并不具备胜过对方的体力,这一点他自己最清楚了……

    没关系,什么没关系啊」

    苗木诚在心中这么抱怨着,虽然如此,他还是向公交车的出入口走去。

    他几乎自暴自弃了,与其这么说,如果不变的自暴自弃的话,要让他接受眼前脱离常轨的日常是不可能的。

    ——随它去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苗木诚猛冲出公交车。

    与此同时,仿佛撞到了谁,就这样被撞了回来。

    「……哇」

    苗木诚屁股着地,猛的倒在踏板上。

    「好——痛」

    发生了什么?苗木诚向前方看去,他看到公交车的窗外,一位带着白色头盔的男性靠着栏杆,屁股着地摔倒在地上。

    这位戴着白色头盔的男子,上下身都穿着制服。

    苗木诚认识这身打扮。

    没错,这是邮递员的打扮。

    这名邮递员注意到了突然加速又突然停下的公交车,为了看看情况打算上车,结果不幸被冲出来的苗木正面撞上了。

    「总觉得……情况有点奇怪,想着发生什么了……」

    他一边不断注意着自己的脑袋,????一边说道??峙率窃诿缒颈蛔驳沟氖焙?,他的头撞到栏杆上去了吧。虽说托头盔的福,不用担心受伤,但是似乎头很痛的样子。

    「那么……发生什么了吗?」

    「这个……」

    苗木迷惘了,到底是应该对事件进行说明,还是应该担心对方的身体呢?

    「果然……我很走运啊」

    从另一个地方,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苗木将视线向话语的方向移过去。

    那边是,正在跨上停在栏杆边上的摩托的,赤福的身姿。

    「明明讨厌被运气所左右,所以慎重的制定了计划……最后还是要靠运气逃走吗?」

    赤福握着红色邮便摩托的把手,用平稳的语气说道。

    「嘛,不过……果然幸运再次眷顾了我啊」

    确实如他所言,因为邮递员注意到了公交车的异变,因为他被苗木撞到了,所以才让赤福得到了逃生手段。

    「啊,这个幸运不仅是对我而言……对你而言也一样呢」

    赤福对着苗木如此说道。

    「诶?」

    「因为,如果我因为你的原因被捕了,我可是会一生都恨你的」

    和自嘲的口吻相反,他的脸丑陋的扭曲起来。简直像是,在猎物面前饥肠辘辘的野狗一般,令见者颤抖的表情。

    苗木看到这个眼神,一动也动不了。

    逃跑也好,抵抗也好,都做不到。在这个场景下,他只能僵硬着,作为被袭击前的猎物。

    看到他的反应,赤福在心底笑了出来。

    在赤??蠢?,这是一点小小的报复。

    原本,赤福是只要是影响自己计划的要素,都尽可能排除。现在这种恐吓行为,对他而言是不合常规的。

    但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说。只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太令人讨厌了。

    一次一次的把自己的计划破坏,但是,这个少年并非以此为目标,只是偶然做成这个样子。

    这种单纯的运气是赤福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

    想让他吓一跳,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说出这番话。

    虽然如此,这也是单纯的威胁罢了。

    自己应该再也不会碰到这个少年了吧。不,毕竟自己作为强盗犯被少年看到过了,如果不是这样就困扰了。

    再也,不想像这样碰运气了。

    这次因为运气所以逃掉了,这种事情,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反过来说,他其实是在恐惧着苗木所拥有的运气。但是,他没注意到这一点。

    不,可能是故意不让自己去注意到。?????

    很快,赤福连一句结尾的话都没有,猛的发动了摩托。

    虽然至今为止坐过了很多摩托车,但是邮便摩托毫无疑问是第一次。但是,没问题。这个摩托坐起来基本上和其他的摩托一样。

    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摩托过分显眼了。虽然也打算过去抢夺蹲在那儿的邮递员的衣服。不过,没有那个时间了,总之,先从这儿逃走才是最优先的。

    「啊,等……等等」

    邮递员慌忙的跑起来,追赶着摩托车。刚才一直在意的头痛,似乎完全消失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苗木诚只是走下了踏板,然后一步也不动了。

    「?」

    再也不想跟这些事情扯上关系了。这样的决断支配了苗木的思维。

    并非期盼着赤福逃走。只是,他已经没有必须再做些什么的理由了。假如对方被捕自己就会遭到怨恨的话。不如毫无关系的就太好了。

    这是,普通高中生苗木诚得出的结论。

    说理所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思想。苗木诚既非英雄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他只是非常普通的一般高中生。最少这个时候是这样。

    然后,苗木诚期望着就这样和自己没关系的,一切都结束就好。

    所以,苗木诚不再动作了。

    ——这样就结束了

    ——这样就变回平时的普通了

    ——这样就能回复到和平而无聊的日常了

    苗木诚这么想着,注视着渐渐远去的摩托,他从口中自然的吐了一口气。同时,因为紧张而变的僵硬的肌肉,也开始舒缓下来。

    然而,很快。苗木诚的眼前出现了难以置信的场景。

    赤福坐的摩托突然一个横翻。

    诶?

    横翻的摩托把坐在上面的赤福甩出去之后,打着旋在路面滑行,然后撞上了电线杆,总算停了下来。

    ——诶? 诶?

    然后,苗木还未理解眼前的状况,周围便响起轰鸣。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像是撼动着身体一样的猛烈的爆炸声。

    苗木诚忍不住缩起了身子。

    在他用两手遮住的视线之前,横倒的摩托冒着黑烟燃烧起来。

    ——诶?诶?诶?

    越来越难以理解了。

    只是呆呆的看着燃烧的摩托。

    「糟,糟糕了」

    听到邮递员的声音,苗木诚总算回过神来。

    邮递员慌慌张张的向着燃烧的邮递摩托跑去。

    苗木终于理解到,眼前这脱离现实的光景正是现实。他用力吞了吞唾液。

    「怎回事啊」

    嘴里吐出不成词的话语来。

    然后,用着??的脚步,向着仿佛被火焰吞噬的车道走去。

    然后,就在他走着的时候。

    脚下踢到了什么。

    当啷。破裂的果汁罐头在地上打着滚。

    「?」

    这个罐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大力踩破了一样扭曲起来?;褂?,罐头的周围,明显有摩托车的轮胎痕迹。

    「……啊」

    突然,苗木诚的记忆闪烁出来。

    ——漏了底的塑料袋。

    ——散乱的商品。

    ——滚到地上的饮料罐头。

    ——捡起来之后发现明显变少了。

    苗木把这些记忆联系起来,他终于明白了。

    那时候,自己散落的饮料罐,就这样滚到马路上,一直都放在那。因为踩到了这个罐头,赤福坐的摩托才会打滑。然后翻倒了。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惨状,是他的不幸所引发的结果。

    苗木诚刚才期望着,所有的事情和自己毫无关系的结束。

    可能正因为他这么期望着,才会发生这种事。

    这是偶然和偶然的叠加,完全没有真实感的偶然。

    尽管如此,这些还是发生了。

    发生了就是真实的。和有没有真实感没关系,苗木诚的不幸,正是引发这一切的力量。

    「……」

    苗木呆呆的站着,他的视线前方,赤福正倒在马路上。

    那家伙似乎晕倒了,只是从外表看,似乎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但是,这只是体外,里面就是另一回事了。

    恐怕,他应该是受到了接近致命伤的严重伤害吧。

    赤福在这次的事件中也应该领会到了。

    无论制定了多么周密的计划,都是无法战胜运气的。

    这次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苗木诚所拥有的不幸超过了赤福的幸运。

    在苗木极其没有道理的不幸面前,他的计划完全没有起到作用。无论他做出多少努力去排除运气,都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在压倒性的运

    的力量之前,无论怎样的努力和才能,????

    亲身感受到这一事实的赤福,应该感觉到,至今为止的一切都被否定了一般吧。应该觉得至今为止培养的人生观都被粉碎了吧。

    等他醒来之后,大概会更加的恐惧着运气吧。

    今后,他大概会觉得强盗这一工作是那么愚蠢。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采取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态度。

    这次的事件,就是在这种意义上的致命伤。

    然后,让赤福遭受到这种不幸的家伙,拥有着最可怕的不幸的家伙。

    「哈……」

    沮丧的垂下肩膀。

    ——真是没想到的展开呢。

    苗木觉得有些抱歉。

    在他的眼前,邮便摩托仍然在赤红的烈焰中燃烧着。

    而且,那团火焰的周围,大概是放在摩托上的大包邮件也同样被火焰包裹了。

    邮递员跑到这团火焰之前,急的团团转。

    「啊,我的天啊,这下可糟糕了?!?br />
    苗木诚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觉得越发抱歉了。

    不久之后,总算从远方传来微微的警笛声。

    听到逐渐靠近的警笛声,苗木诚再次叹息起来。

    ——看来之后还够呛呢。

    这是能够相信的未来——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未来。

    「真是……最糟糕的一天啊」

    苗木诚最后再次这么喃喃道。

    这一天。

    这个直到遭遇不幸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的日子。

    这一天对苗木诚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最悲惨的一天。

    然而,实际上。

    这时的苗木诚还没注意到,这一天之所以被称为对他而言最悲惨一天的,真正的理由。

    要问为什么,因为这一天向他袭来的最大的不幸,此时还未发生。

    而是,现在才正好开始。

    从苗木诚现在仍然盯着的这团火焰,正式开始了。

    「……事件已经解说完了」

    老人的声音在昏暗的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希望之峰学院评议委员会室,中央摆着巨大的木制圆桌,地板的一面铺着红色的绒毯,窗子上挂着厚重的窗帘。

    这个房间中,充满了沉重的氛围。

    「那么……打算怎么做呢?」

    听到他的话,另一个老人回答道。

    「哼,该怎么做根本毫无疑问吧。只要再次发过去就行了,又不是收到之后就烧了」

    急不可耐的声音。想要赶快把问题解决了。这样不负责的心情泄露了出来、

    「不,这样是不行的」

    然而,学院长严肃的回答道。

    评议委员会的大家,一齐将视线投向他。

    「虽然很抱歉,已经不能让她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入学了」

    评议委员会中的一位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学园长用平淡的口味继续道。

    「本应该送到的入学通知书却送不到,这种事是名副其实的不幸。虽然对方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有着这种不幸的也能算超高校级的幸运吗?她遭到了不幸,那么就应该有其他的应该被赐予这种恩惠的幸运之人。这一点是不能无视的?!?br />
    「也就是说,再次抽选吗?」

    学园长微微点点头。

    「既然她被不幸阻止了,那么就该这么做。如果是别的才能的候补者就另说,但是,这次选出的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只要再抽选一次,能通过考验的人,正和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个称号相应?!?br />
    「反正是你的事情……再抽一次就结束了吧????」

    听到这番话,学园长微笑着回答道。

    「新生入学通知的寄送马上就结束了,必须要今天结束」

    听到这里,评议委员会的诸位露出掩藏不住的吃惊。

    「知道邮件被烧掉的消息是在傍晚……你是说,在那之后马上再次抽选,入学通知也准备好,送出去了吗?」

    「就是这样,毕竟过了今天就不好了」

    虽然是轻描淡写的话,但是和这份过分的迅速相对应的,说超出常规的也不为过的行动力,不愧是希望之峰学园的学园长。

    「还真是……热心工作的男人啊」

    这番话语中明显含着挖苦,但学园长毫不介意这番愚弄,只是无表情的拿起桌面上的一张表格。

    「随着今天的邮件丢失事件,通过我们希望之峰学院再次公正抽选的结果,决定从全国的高中生中选出一名学生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招入本?!?br />
    他用淡然的口吻继续道。

    「这名学生的名字是——」

    他屏住呼吸,然后说出了这名学生的名字

    「——苗木诚?!?br />
    时间早就到十点了。

    整整做了大约六个小时的事件报告。

    苗木已经变得疲惫不堪,听着来警察局接他的母亲的抱怨,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倒霉的一天啊。

    苗木诚在脑中如此抱怨着。

    「哈……」

    走出警察局之后,苗木诚再次重重的叹息一声,

    那个音乐节目也……早就结束了。

    结果,错过了这场有以前同级生出演的,他非常期待的节目。

    虽说如此,嘛,这也不算那么沉重的打击。

    那个女孩现在已经成为全民偶像组合中的一员,虽说今天错过了,以后能在电视上看到她的机会还有很多。

    比起这个,现在还是去睡吧。

    想要快点回到家里,躺倒床上去,把这最糟糕的一天结束。

    不过,明天还有一件麻烦事。

    ——到了学校,得给公园里被放了鸽子的大家道歉。

    恐怕他们会以为猜拳输了的苗木诚,拿着大家的钱逃走了,肯定很生气吧。要把这个误会解开肯定也很费劲。

    想着这些麻烦事,苗木感到越发疲劳了。

    看着这么消沉的苗木诚,大概妈妈也生出了同情之心吧,回去的时候两个人坐的是出租车。这对于节俭的母亲来说是难得的选择。

    之后,从警察局到家里大约花了30分钟。

    苗木诚一边从身边闪过的夜景,一边祈祷着。

    ——拜托了,再也不要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今天连续遭受到不幸,苗木会像这样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这个想法,他在出租车里面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像这样的话,可能还不如像平时一样坐电车回去比较好。

    无论如何,不管苗木多么担心,出租车平安的到了他的家。

    此时苗木诚终于安心的抚摸着胸口。

    他就这样安心的打开了玄关大门。这时候

    突然,他的妹妹脸色大变的跑了出来。

    「怎,怎么了?」

    苗木诚不禁摆出严阵以待的架势。

    「是,是,啊……希,希望你冷静下来听我说?!?br />
    「你先冷静点吧」

    「也,也是呢」

    妹妹把用压住胸口,反复做了几个深呼吸,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冷静下来,接下来,她一边在手掌上写着“人”字,连续做了三次才结束。

    「快看这个!」

    妹妹伸出颤抖的右手,手上握着白色的信封。

    「这个……怎么了?」

    苗木诚接过信封,睁大了眼睛观察着。手上的质感,是相当厚实的纸质,中间写着《苗木诚先生》几个大字。

    确实是给自己的信件——那又怎么了?

    听到他的话,妹妹急不可耐的开口道。

    「背面,看背面……」

    「背面?」

    听着苗木慢慢的把信封翻过来。

    「诶!」

    他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喊声。

    信封的后面写的是——希望之峰学园事务局这样的文字。

    「希望之峰学园……是那个希望之峰学园吗?」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妹妹兴奋的在当场跳了起来。

    「信里面写了。哥哥被选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哥哥可以到希望之峰学园去上学了!」

    我是超高校级的幸运?

    苗木不能立即领会这番话的意思。

    「……话说,你随便就看别人的信件吗?」

    「这,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了」

    妹妹的脸一下子逼近到苗木诚面前。

    「这可是希望之峰学园哦。那个可以说只要毕业,就等同于在人生上已经成功的希望之峰学园??!哥哥就要成为这个学园的一员了」

    妹妹剧烈的吸着气,热情的演讲着。这并非是比喻,而是真的感觉到了她的呼吸。

    看着妹妹这个样子,苗木总算明白了眼前的事态。

    「我,我被……希望之峰学园给?」

    总算开始理解了事态的苗木,因为不敢相信,用颤抖的手从信封里抽出了信件。

    看到了上面的文字后,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这次,我们在偏差值平均的学生中以抽签的方式抽取一人。

    作为结果,被抽出来的将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招入本校。

    「真厉害啊,诚!」

    在后面看着信件的母亲突然抓住苗木诚的双肩。

    「真厉害,真厉害」

    妹妹简直像自己的事情一样的称赞着。

    「爸爸呢?他回来了吗?」

    「嗯。现在得给爷爷和奶奶打电话」

    「没错啊,得快点告诉他们?!?br />
    一番对话后,妹妹和母亲手挽着手,整个身体都表现出开心的样子。

    苗木听到两人欢快的声音,脸上总算浮现出了笑容。

    「太,太好了……」

    开始是嗫嚅一般的声音,之后就变成大声的欢呼。

    「太好了!」

    接着,苗木诚竭尽全力的大喊起来。

    在苗木诚看来,今天一天的不幸遭遇,全都变成了巨大的幸运。仿佛一口气补偿回来的感觉。

    可以认为这一切只是幸运的附赠品罢了。

    然而。

    实际上不是这样,

    他被选为《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件事,是名副其实的不幸。

    要问为什么,如果苗木诚没有在这时被选为《超高校级的幸运》的话,他就不花遇到那个奇怪的玩偶,也不会参加那样的互相杀戮。

    就不会,被卷入那个绝望的学园生活中。

    但是,苗木不知道这些事。

    被选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这件事对于苗木诚来说,才是和《人生最悲惨之日》相称的不幸。

    但是,此时的苗木诚还没发觉这件事。

    他甚至连讨厌的预感都没有,就这样和家人们一起庆祝着。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了。

    毕竟,这还是什么都没开始时的故事。

    就这样,苗木诚人生中最悲惨一天结束了。

    他这最悲惨的一天以笑容结束了。

    【苗木诚——超高校级的幸运】

    【允许入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伯恩茅斯俱乐部

伯恩茅斯俱乐部 www.fzzclr.com.cn  

重要声明:小说“弹丸论破Dangan Ronpa∕Zero”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fzzclr.com.cn
Copyright © 2008-2014 伯恩茅斯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